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父说她可以 > 第21章 第一章

第21章 第一章

 热门推荐:
连菱死了,但是没有完全死,在自己还有意识的时候,看见了自己追过来的小徒弟。

    小徒弟面无表情,或者说表情管理做得十分的到位,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谁给抗走了,一整个就是很丑的姿势。

    但是她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死人。

    好在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干干净净,就是穿的衣服有点奇怪。

    在看见小徒弟的时候就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奇怪了,甚至觉得这样穿挺好看的。

    就是脸色不太好看。

    小徒弟手中端着药碗,用着和自己记忆中一样的那个面无表情,舀了一勺乌漆嘛黑的药汁递过来,连菱立马表示抗拒,“我不想喝。”

    白芍冷哼一声:“由不得你。”

    连菱坚持自己的立场,手从被窝里伸出来,食指戳着汤匙往回推,“我真的不想喝,你看我现在都醒了,就代表没什么大碍……”

    但是小徒弟好像没打算听完她的话,汤匙也没有再递过来,而是直接被她含到了嘴里。

    电光火石间,她从白芍的手中抢过了碗,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然后把碗塞回人的手中,也不管嘴边还残存着药汁,就忙不迭把自己塞进被窝。

    声音透过被子闷闷的传出来。

    “我喝完了,想睡觉。”

    小徒弟果真没有继续为难她,安静的将含在嘴里的药汁咽下去,眸色深沉地看一眼背对自己的连菱,端起碗出了卧室。

    过了几分钟后,连菱把自己的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柔软蓬松的被子卷着身体,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屋子里的东西看起来很奇怪,桌子椅子什么的她能看明白,墙上挂着的那个薄薄的盒子是什么东西,角落上怎么还有亮着的东西。

    她有点想把小徒弟叫进来问问。

    实际上她也是这么做了,白芍应声推开房门。

    连菱用下巴朝那个盒子的方向点了点,“那是什么法术,照明用的吗?”

    白芍看了一眼电视机,从床头柜上摸来了遥控器按了两下,电视机啪的就亮了。

    连菱一惊,战术性后仰。

    电视屏幕上播放的是还珠格格,正是容嬷嬷捏着针,神色狰狞。

    连菱觉得自己受到了二次惊吓,但是视线却很老实的黏在屏幕上。“这个盒子里还能装人?”

    “不能,这是录好的内容,里面装的也不是人。”白芍将遥控器放到被子上,给连菱身后垫了一个枕头,让她能半靠在床上。

    “这个是调整节目的,你要是不喜欢,可以调别的,就是按这两个键。”白芍给连菱示范了一下遥控器的使用方法。

    连菱对遥控器也很感兴趣,“这又是什么法术,能远程控制?”

    白芍干脆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不是法术,是现代科技,我们出生的那个时代,早就已经不在了。”

    连菱听的有点发愣,在短时间内消化了一下。

    “要换台吗?”

    连菱摇头,看着电视里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女表示很感兴趣。

    白芍便任由她去了,自己也没有离开房间,而是坐在一边安静的划手机,微信的消息是99+,而且都是来自同一人,白芍越过了这个99+的消息,直接点进了下面的那个聊天框。

    这里面的聊天记录就是非常的简洁了,除了一些文件,其他的都是语音通话记录,难得有几句聊天也都是极其简单的。

    比如:“别出门”、“我在公司”这类。

    白芍敲了一个“下午的行程推一下,还有我要换一辆保姆车,更大一点。”

    对面的消息回复很快,只是一个ok的手势,然后连菱才去看了那个99+的消息,划到最顶端看,看完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再把觉得需要回复的回复一下,十分钟就过去了。

    连菱的视线瞥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白芍在屏幕上扣字,眼尾还难得吝啬的带了温柔。

    她开始好奇,这个小板子里有什么东西?看见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便迅速转回脑袋看电视。

    白芍回复完抬头看电视,是广告时间,正热热闹闹地唱着某个牛奶饮品的歌词,连菱也看的津津有味。

    她顺手点开某宝下单了两箱,余光看了一眼穿着睡衣的连菱,又去收藏夹里翻了一些东西挨个下单。

    这时候连菱惊呼一声伸手捂住眼睛,又从宽大的指缝里继续看电视,“这种事情是能直接放出来给别人看的吗?”

    白芍看了一眼电视里伸舌头接吻的两位主角,神色并未波澜,“嗯。”

    连菱有点震惊,她震惊于自己的小徒弟从曾经牵手都会躲开,到今天看这种香艳的场面像是看猪圈里吃食的猪一样毫无反应。

    自己就是睡了一觉的时间,怎么世界就翻天覆地了?

    有了这样的一个开端,之后连菱看电视的表情就自然多了,白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房间门,走的时候交代了一下刚叫来家里的阿姨晚上做的饭菜清淡一点。

    出门是因为一个行程实在推不掉,走到楼下的时候,新的保姆车已经等着了。

    萧良在车里打电话,脸上还带着笑意,看见白芍上来把放在一边的平板递过去,努了努嘴。

    白芍扫了一眼,毫不意外的笑了笑,萧良最后和那边客套了几句,挂了电话就捏着她肩膀一阵猛摇。

    “牛啊宝贝,你是我带的第一个能上这个杂志的!说吧,除了这个保姆车,还有什么想要的,姐都给你整过来。”

    白芍把这人按在她肩上的手拿下来,安抚的拍拍,“别激动,我是会狮子大开口的,比如想要个星星月亮什么的。”

    萧良大手一辉,引擎轰鸣的声音将她的壮志豪情衬托的更为潇洒,“那也不是不行,你就是我的财神爷,就算月亮不行,星星也总是能弄到的。”

    白芍不置可否,只是点开了家里的监控。从视频里看到,连菱正坐在床上摆弄遥控器,台也早就不是之前的那个。

    这么盯着屏幕看了一路,手里被塞过一沓子纸张才慢吞吞的关掉。

    “知道你之前看过了台本,因为有点小改动,你稍微看下就行。”

    推不掉的这个行程是一个综艺,综艺的内容倒不是很复杂,现在去基本上傍晚就能回来,只是节目有了一个空降嘉宾,是临时加上去的,是之后要合作的一个老牌演员,这也是白芍没能把这件事推掉的原因。

    “武封本来不是空降嘉宾的。”萧良认真的看着群里的消息,“之前的那个歌手因为生病了没法去,导演折腾了一圈才找到了这么一位合适的,还和那位歌手是朋友,就这么应了下来。”

    “之前要是他不来,咱今天这场也是可以不去的,但是人家这重量级嘉宾都去了,咱们不去就显得怠慢,辛苦宝贝去走个过场。”

    到现场的时候,那边已经开拍了,这边也有摄像机跟过来商量等会的机位。

    是一个关于演技的综艺,形式不算新颖,主要是新生代和老派演员之间摩擦出的火花。

    白芍进入镜头的时候武封就已经在不远处笑着朝她招手了,她对这位前辈很有好感,也是想着能和他有合作才去争取的那个角色,不过没想到竟然可以提前见到他。

    摄像小哥扛着摄像机跟在两人身边,将他们有如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谈笑风生,觉得这次宣传片的第二个精彩素材已经出现了。

    连菱在家将所有的台都调了一遍,最后还是回到了还珠格格,但是这也不是全天候播放的,到了晚上六点的时候就放完了今天的最后一集。

    她又躺回了床上,昏暗的光线合着电视机里的广告音乐,又让她有了睡意,只是闭眼前恍惚看见头顶的墙角处有一个冒着闪着红光的小东西。

    电视机里的声音逐渐远去,睡前脑中最后剩下的就是那一点红光。

    红光放大,旋转,凝聚,像是火球一样四处乱滚,最后烧成一片炫目的火海。

    火海中站着一人的身影,有些熟悉,却又辨认不出,她试图喊了一声,没有回应,只有火红的颜色在她眼前晃动了一下。

    然后她就醒了。

    转了转脑袋,发现枕头上有点潮湿。

    自己绝对没有哭,连菱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偶像剧,思考自己睡觉流口水的可能性。

    门被轻轻敲响,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您醒了吗,白姑娘叫我煮了粥。”

    她明白过来这应该是小花找来服服侍自己的人,便应了一声:“好,端进来吧。”

    连菱喝完粥之后白芍刚进家门,阿姨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见人回来,阿姨很是开心,“白姑娘,锅里还有粥,没吃的话刚好,你交代的事情也做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白芍点头,“辛苦了,最近一个月可能都要麻烦你来。”

    阿姨走之后屋子里就安静下来,电视机的声音也被连菱关小,她正疑惑的看着出门的阿姨,“她晚上不睡在这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