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父说她可以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热门推荐:
连菱醒的时候白芍已经全部收拾好了,正坐在她身边看手机,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上面点点划划,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显得整个人漫不经心的。

    “醒了,我教你用手机。”白芍抬手摸了一下耳坠,像是有点不适应一般揉了揉耳垂,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过来。

    “边上这个凸起的就是开关,你按一下就会亮,密码锁你想设置的话以后自己弄。”长且薄的手机在她掌心翻了个身,漆黑的那一面映出她没什么表情的脸,她按了一下开关做出示范,“这样。”

    “这面叫屏幕,这个范围内的东西都能点,不过你也用不上,主要是和我联系,在你彻底恢复之前不要用法术。”这话落下后她抬头看连菱。

    “我能感受到,一旦用了……”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轻声道:“师父应该很了解我。”

    “嗯。”连菱被她的表情拿捏住了,虽然忘记了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但是有些时候她还是很有觉悟的。

    “这个绿色的点进去,再点我的名字就能打电话给我了,不复杂,会这个就够了。”

    “那换衣服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开场前还有一次彩排,她出场的时间在中间靠前,群里也有人在找她了。

    连菱不情不愿地重新穿上中午那身衣服,趁着白芍回房间拿东西的时候藏了一件背心在沙发垫下面。

    其他的衣服太容易被发现了,而且这件有点勒胸。

    白芍出门的时候带了一个很大的挎包,和她早上回来的时候带的那个包差别很大,连菱有点不理解。

    “给粉丝的礼物。”

    粉丝?吃的吗?

    晚上白芍没有打车,而是开了自己的面包车,这车虽然看起来一般,但白芍看中了她能装东西,而且价格比较合适。

    这车被她自己重新刷过,不是常见的银灰色,所以连菱看见的时候有点嫌弃。

    “乌漆嘛黑的,不好看。”

    她没说丑,只是说不好看,白芍嗯了一声,“有钱再换新的。”

    车停放的位置有点偏,他们七拐八拐才出了小区。

    开上路之后白芍的手机就没停过,铃声一个接一个炸,连菱听的不住往她脸上瞧,“这个,不看下?”

    白芍盯着红绿灯,在绿灯亮起的那一瞬,车迅速滑了出去,“没事,等会看。”

    这个点快要接近晚高峰,白芍被堵住了两次,之后皱着眉换了条小路。

    连菱觉得很吵,而且越来越吵,吵得她眼皮乱跳,脑中忽然想起安澜孩童时认真按住自己眼睛跟自己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在想安澜?”白芍冷不丁一句。

    连菱:“……”倒也不必这么了解她。

    大概是白芍也觉得有点吵,便打开了车载音乐,挑了一首古琴曲开始放。

    这曲子连菱没听过,只是对于这个大东西的多样功能有点好奇,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将目光移到了上面的后视镜上。

    后面有不少东西,摆放的也甚是随意,不过倒也不算凌乱。然后她就看见了紧紧跟在后面的一辆红色的车。

    她对于这里的信息接收的很快,即使还有很多东西都看不明白,但只要跟在白芍后面也不会出什么丢人的岔子,只是出门就会觉得吵闹。

    连菱的驾驶技术没有白天的那位师父成熟,但是这并不影响她迅速的甩掉跟在后面的车,连菱收回视线的时候几乎能感受到那辆车被车流淹没时的无助。

    有点好笑。

    她猜了一下,要不就是白天的那条小鱼,要不就是安澜,安澜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九成是那条小鱼,这样看来的话,小花和这条小鱼的交集还挺多啊。

    连菱兀自想着,然后任由自己的手被人牵着上了电梯。

    小花好像很喜欢这样牵她的手,脑子里小鱼小花小澜的转了一通突然就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随即又被怎么样去见安澜的想法冲开了。

    白芍牵着她的手不紧,正好是不会让两人感到不适的力度,小时候连菱也是这样牵她的,但是经常会接收到小花委屈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委屈,但是她又不喜欢抱小孩,把衣服弄皱都是小事了,只能稍稍用力握紧她的手。

    然后她就看不见小花的表情了。

    电梯停在一楼,门一开就迎上另外两个女孩,连菱看的清清楚楚,这两个女孩看见白芍的时候眼前一亮,然后又很克制的笑了笑,“小白姐姐,你来啦。”

    “嗯,晚上好。”白芍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温柔的连菱头皮发麻,对面那两个小姑娘显然也被声音蛊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是任人宰割的表情。

    白芍很适时的笑了一声,“别愣着了,下去换衣服吧。”

    “哦哦,好的好的。”左边那个小姑娘回过神来,红着脸拉了拉伙伴的衣服,“走吧,待会来不及了。”

    白芍朝他们挥挥手之后便牵着连菱走了出去,那两个小姑娘进了电梯后还魂不守舍。

    “她今天好好看。”

    “她牵着的那个姐姐也好看。”

    “什么牵着。”

    “你看你,就知道看脸……”

    ……

    这里也是一个商场,不过比中午他们去的地方还要大上许多,这次连菱没有再对立面的设施有过多的好奇了,只有经过某家高档内衣专卖店的时候略微瞥了一眼那玻璃后面的塑料女模特。

    那件秋衣倒还算的上能看。

    这里面的衣服没有她能看上的,她喜爱那些繁重华丽的服饰,就像白芍身上的那种,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些有点素了,不够浓烈,不够精致,不够盛大。

    她喜欢美好的事物,但是她身上穿的衣服几乎都是最简单的款式,主要原因是……难洗,所以她一般只会买回来收藏,以及买回来给小花穿。

    白芍带着她穿过人群挤入了另一个人群,几乎是听见一大串的招呼,然后挤进了一间狭窄的小单间。

    “更衣室,我等会彩排,这个不用看,也算不上好看,没有灯光音效,你要是想走走的话不要走太远,大概一个小时后正式开始……就是两炷香的时间。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就是出门前教你的那个。”

    这大概是白芍今天对她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不想逛的话就在这里待着,应该不会有人进来。”

    白芍交代完就出去了,然后远远地听到一个年轻的男声喊她的名字,之后又是一团混乱。这个时候是离开最好的时机,连菱这么想着,站到了房间的门口。

    她在原地思索了片刻,便伸手去开门,这次她知道了,这个门不是直接拉的,需要先拧一下把手。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力道,这次好歹没有把门把手扯下来。但是门打开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声音向浪潮一样往她身上涌过来,她下意识重新把门关上。

    但是没有能成功。

    一只手撑在了门边,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把她挤到一边进了门,进门之后就扑到里面的小桌子上了,以一种及其不好看的姿势。

    是一个男孩子,大概是身体不舒服,冲进门后勉强朝着连菱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磕磕绊绊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抠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嘴里后就像死尸一样伏在桌面上不动了。

    连菱:“……”

    这是什么病,怎么丑成这样,那个药也丑,他怎么咽的下去的。

    这时候再留在这里确实不太合适,连菱也没有助人为乐的习惯,便拍拍衣服走人了。

    她走的不远,经过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被上面乱七八糟的灯光弄得晃了眼,但还是看见了舞台上的白芍,她脸上带着明媚的笑意,看起来很亲切,但是对她来说,又有些遥远。

    她站在人群中,看着台下的男人手中抓着一个什么小东西,然后声音就响彻了整个空间,“羽毛,你站位有点偏了,往中间一点,那个大宝,你和咸菜是一对cp啊,亲密一点亲密一点!”

    西皮是什么东西。

    连菱带着这样的疑问顺着来时的路到了电梯口,琢磨着自己接下来准备去哪。然后就有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猫?!”

    这声音非常的惊喜,然后一阵风刮过身边,眼前就站了一个人,“哥哥怎么不告诉我你醒了,之前小花天天守着你看的我可醋了……”

    这人也穿着一身汉服,身材高挑,几乎压了连菱一个头,但他的身高并没有影响他睁着狗狗眼等待夸奖。“你睡着的时候我长高了!”

    这是狗皇帝的弟弟,安玉。

    人不如其名,并不是翩翩公子那挂的,大多数时间像是黏人的狗狗。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一声,连菱掏出来看。

    “想。”

    就一个字,连菱看的没头没尾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眼尖的安玉自然是看见了手机上的信息,哼哼了一声,“小猫,我也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