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咸鱼靠对家翻身 > 第25章 晚安

第25章 晚安

 热门推荐:
一放学就被江天一接到宿舍来的楚子安窝在沙发里,舒舒服服地侧身靠在软垫上。

    并不宽敞的宿舍里塞了五个人,基本每个能坐人的地方都坐满了。端着小板凳坐在角落里的卢乾挠了挠头,举着手里的本子,凑到江天一身边:“天哥,这里为什么能推出平行?”

    坐在床头的江天一只是侧目看了一眼题目,在题目里圈了两个已知条件后淡淡地说:“坐回去用你核桃大的脑子再想想,十分钟后还没想明白再来问我。”

    卢乾:“……”

    “江天一。”楚子安皱着眉看题,习题册就搁在腿上的靠枕上,手里的笔尖飞舞两圈,“你最后那题画这么多辅助线干什么?插花吗?”

    委屈巴巴坐回小板凳的卢乾都已经想到江天一接下来类似“超高解法,凡人不懂”的言论,正在心里为楚子安祈祷的时候。可他的天哥瞬间放下了手中的题,拿出一张空白的草稿纸,重画了一张图。

    江天一拿着刚画的草图,走到楚子安身边俯下身去,两人近到脑袋上的发丝都交叠在一起。他手中的笔尖在纸上刷地划了两道,压低了声音在楚子安耳边:“两条就行,其他是我拿来唬别人的,显得厉害。”

    被唬的众人:谢谢,听到了。

    有幸坐到了个好位置于任对着个英语单选大眼瞪小眼,宁瑶余光注意到边上的人好像很久没动笔了,微微侧身看了一眼,换了只铅笔在他的卷子上轻轻划上一个圈:“你看,这个词表时态,符合这个时态的只有b选项。”

    “哦哦哦!”于任眼前一亮,拿手里的黑笔照着宁瑶的圈又划了一遍,在边上写下时态两个字。他放下手中的试卷,抬眼发现屋内所有人都专心沉浸在学习中。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全是红叉的试卷,戳了戳宁瑶:“宁瑶。”

    “学习真的很有意思吗?”

    后来楚子安察觉到异样时,宁瑶正兴冲冲地拉着于任给他讲题。对上于任求助的目光时,楚子安回想起那个被宁瑶统治的下午,佯装无事发生地挪开了视线。

    于任丧着脸:“……”救救我救救我。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吃个饭上晚自习了。”卢乾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开始号召他的废寝忘食的伙伴们,“有人要一起去吃饭吗?”

    “宁老师是不是也饿了?”于任瞬间挺直腰板,嘴上问着手里却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我也得回家吃饭了。”

    讲得脸颊微微泛红的宁瑶喝上一口水润了润喉咙,轻声细语道:“也是……。”

    屋内都开始收拾起来,动作最快已经背上书包的卢乾发现江天一还定定地坐在楚子安边上,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胳膊紧紧贴在一起。

    卢乾好奇地问:“天哥?不去吃饭吗?”

    死死拉住楚子安胳膊的江天一:“不去,你们去吧,我们在宿舍吃。”

    等到宿舍门被人关上后,楚子安冷着脸又试着扯了扯自己的胳膊,发现没扯动:“谁跟你在宿舍吃?放手。”

    “别啊朋友,我下午才差点被你抛弃,身心受到了伤害。现在处于易感期,体谅一下?”

    “体谅个屁,谁抛弃……”被锁死在座位上的楚子安皱着眉奇怪地侧目瞥了他一眼,“算了,就算不回家也得吃饭。快放手。”

    “说好了,今天不走了。”江天一套出满意的回答后松开了手,又打开了他的柜子。

    “谁说今天……”察觉到他又去柜子里找东西,中午的记忆一下浮现了出来,“我拒绝泡面。”

    江天一的背影静止了片刻,迟缓着掏出两盒小火锅:“自热小火锅,算泡面吗?”

    楚子安:“……”

    十分钟后,吃饱喝足的楚子安放下了手中的小火锅,重新舒舒服服躺进江天一新买的小沙发。

    看着面前这道默默收拾的背影,不由想到他下午下了课专门跑去六班接自己,却没想到被于任以为是小组活动,在群里艾特三次全体成员,愣是把人召集齐了。

    江天一刚把吃剩的垃圾收进袋子后,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他回首看去,那清秀的少年正缩在沙发里,眉眼带着淡淡笑意,眼中眸光微动地望着自己。江天一失笑道:“怎么?看我收拾这么高兴?”

    楚子安扬起唇角,笑着嗯了一声:“尤其是给我收拾。”

    “行啊,天哥以后一直给你收拾。”江天一笑着把手里的袋子打了个结,路过他身边时想伸手呼噜一把脑袋,最终还是在对方的眼神威胁下讪讪地收回手,轻咳一声:“天哥去丢个垃圾。”

    这人怎么没事就喜欢动手动脚的,什么时候能把他这毛病改了。直到江天一走出宿舍,楚子安才收回警惕的目光。他活动了下手指,随意按了两下发出咔咔声。

    揍一顿吧。

    毫无危机感的江天一拎着一袋子垃圾走出宿舍楼时,耳边细微地传来一声猫叫声。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

    江天一站在原地没动,四处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灌木突然抖动了两下,发出沙沙的树声。一个黝黑的毛绒脑袋小心谨慎地钻了出来,一双蓝宝石般光滑的猫瞳紧紧盯着江天一。

    江天一倒是没想到还能看见这个小家伙,下意识挑起眉峰。

    小黑猫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番,一有人经过就迅速缩回脑袋。直到四周空无一人时才敢露出半截身子。

    它冲着江天一喵了一声,见他纹丝不动又张着嘴喊了两声。江天一迈开长腿走过去,小黑猫出乎意料地没跑,毛绒绒的煤碳脑袋在树干之间一动不动。

    江天一俯身蹲在它面前,语调低缓却带着点笑意:“怎么?卡住了?”

    “喵!”小黑猫凑过来,鼻子在那袋垃圾边细细嗅了嗅,一只爪子伸出来试探性地碰了碰。

    塑料袋被挠地晃动了两下就被人举高了,小黑猫不满意地嗷了一声。想到它之前吃干抹净就溜,现在却还是在自己手里吃瘪,江天一起身丢掉垃圾,又心情颇好地去买了个罐头。

    那小黑脑袋钻在罐头里吃的正香,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江天一突然心头一动,缓缓伸出手。小黑猫有所察觉似的迅速抬起头,一人一猫就这么僵持住了。

    就在江天一轻叹口气准备收回手时,掌心突然传来毛绒绒的触感。那小黑猫撒娇似的把脑袋贴进他的手掌中。

    江天一错愕地顿在原地,心口微微一麻。

    手轻微地在它的脑袋上抚过,温暖的体温从掌心传来,黝黑的小脑袋摸起来竟是这般的顺滑。感觉十分新奇,还想再摸两把时,小黑猫一个纵身跳到了边上,冲他喵了一声就继续吃罐头。

    想是在说:今日份的摸摸结束了,还想继续就得续罐头。

    江天一不禁哑然失笑。

    当他回到宿舍时,刚一打开门就看到沙发里的人安安静静地睡着了。他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脑袋歪倒在一边,手里还攥着台手机。

    轻手轻脚走进洗手间洗了把手,不知道是不是出来时关门声响了点,沙发里的楚子安蹙着眉动了动,手里的手机从松动的手里掉在了沙发的一角,眼看就要滑下沙发。江天一眼疾手快地大步迈过去接住了那即将自由落体的手机。

    他抬头看了一眼还安然睡着的楚子安,才放心地低头去看握在手里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没锁屏,暗下去的屏幕在刚刚的触碰下又重新亮了起来。

    是一个非常熟悉的直播间界面。

    准确一点,是景言的直播间。

    身为景言本人,江天一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视线落在底下的弹幕区,因为主播没有开播,所以此时的弹幕区清清冷冷,只有一条进入直播间的提醒,再无其他消息。

    “llll666已进入直播间。”

    -

    楚子安本是想去景言的直播间看一下有没有开播,但窝在沙发里,吃饱后倦乏感逐渐涌上心头,困意迅速占据整个大脑。手机信号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网络卡到直播间一直没能进去。

    加载的圆圈转着转着,像催眠似的,没多久他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不知是多晚了,只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周围都昏暗的很,只有一处有光。他微微睁开眼睛向着室内唯一光亮的地方看去。

    朦朦胧胧地只能看到江天一坐在座位上,打着小台灯,好像在做题。

    做得很认真。

    认真到楚子安迷迷糊糊爬起来走过去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因着强光的不适,他眯着眼站在江天一身后,揉了两下眼睛后逐渐能适应台灯的光了。他微微俯下身去,想要看清江天一面前的卷子是哪一张。

    却不料这人突然往后一靠,似是想伸个懒腰。伸起的手却一下打在了身后的楚子安的下巴上,握紧的拳头在下巴上硬生生地打出了砰的一声。

    听着就疼。

    江天一:“……”

    楚子安:“……”

    江天一赶忙起身想去看楚子安的下巴,有些手足无措:“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跟猫似的没声儿。”

    楚子安只是皱着眉捂住下巴,看似平静地把人拦在了两米外,冷漠道:“别过来。”

    江天一无辜地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我背后。”

    “上一个打了我一拳的被我论到医院打了石膏回来的。”楚子安按了一下发疼的下巴,那阵酸痛一下漫延开来,疼得他嘶了一声,“为了我不被处分,你现在离我远点。”

    江天一却抓错了重点,大步上前一把抓住楚子安的胳膊:“谁打你了?”

    楚子安咬着牙:“……滚。”

    后来被这人缠着哄了十分钟,楚子安才忍无可忍地关上灯,一把将人扔到隔壁床上去,发狠地扔下一句:“睡觉!”

    “好。”江天一的声音从床铺上轻轻传来,过了几秒又响起,“晚安。”

    宿舍内安静一片,一点声响都没有。

    窝在被窝里的楚子安听着隔壁的床上似是传来了些声响,像是撑着胳膊坐了起来,那欠揍的声音离得近了些。

    江天一悄声喊了句:“朋友?”

    楚子安恶狠狠地回上一句:“再不睡我就把你丢出去。”

    江天一默默躺了回去,全然忘了这其实是他的宿舍。他仰躺着,在一片黑暗的宿舍里迟迟没有睡着,但也没再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却听见那边闷闷地传来一句。

    “……晚安。”

    -

    楚子安又一次在江天一的宿舍被一阵敲门声敲醒,他坐在床上有些气郁地深吸一口气,止不住心想都这么喜欢大早上来找江天一的吗?

    而且江天一这家伙为什么又不在?

    无奈下床去开门,门外站着个熟悉的面孔。还是上次的那人,那人显然也愣住了,眨了几下眼愣愣地没说话。

    楚子安不耐烦地说道:“对什么暗号?有话快说,他出去了。”

    “啊对,今天下午放学后班长要去会议室开会。”那人说完还停顿了片刻,迟疑着开口问这个看来很凶的男生,“你是新搬来的吗?我上次看住宿名单这里还没有人进来……”

    “不是,借住。”楚子安打了个哈欠就要关门,“还有事?”

    “没了……”

    “我回……”

    门毫不留情地关上,留下门外迷惑的二班班长,以及刚买完早点回来的江天一。没说完话的两个人在走廊里面面相觑。

    二班班长斟酌了半天:“你……朋友挺有个性的。”

    江天一扭头看了看把自己也关在外面的门:“不仅有个性,脾气还……”

    门突然毫无预兆地在两人面前重新打开,楚子安冷着脸盯着江天一,满脸写着你接着说,我听着。

    千钧一发之际,江天一喉咙一动,话头一转:“特别好。这样的朋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来来,朋友,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煎饺。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二班班长只茫然地看着江天一一边哄一边把人往宿舍里带,最后只有他再次被无情地关在外面。他伸手抬了抬眼镜,镜光一闪,似是想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地离开了。

    匆匆吃过早饭,两人就往教学楼走去。楚子安是真没想到,江天一大早上出门就是去买早饭的。心里也有些奇怪,这人每回都起的特别早,好像就没怎么见到他睡觉的样子。

    正想着事,突然一股熟悉的味道凑了过来。

    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下巴,用了点力把自己往那边的方向带了带。

    扭头就看到江天一目光落在自己的下巴,看得很认真。

    “你干什么?”楚子安没好气地一把打掉他的手,瞪了他两眼。

    “看一下青了没,好像有点,你别动,我再看看。”

    “滚,滚远点。别动我!”

    背着书包的于任才走进校门就听到了那边路上的动静,声音听起来很耳熟。下意识就望了过去,视线一下就落在缠打在一起的两人身上。

    这两人总是打打闹闹的,于任知道。

    可为什么江天一捏着楚子安的脸还一个劲儿地往上凑??

    等两人走到于任面前时,于任震惊的目光还没收起来。他磕磕巴巴地不知道怎么开口:“那什么……你们……”

    你们了半天也没接上下一句话,楚子安迟疑地问:“怎么?”

    于任无意间瞥见边上的江天一,周身都透着寒气凌冽,明明面上带着笑就是让人觉得冷淡的很,下意识一哆嗦,话锋一转:“你们这周有空吗?”

    “我看到这周六有ttp的活动,一起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