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玲珑最是相思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热门推荐:
二人对坐案前,一枝寒梅伸进窗子,将雅致的屋内平添几分娇俏。苏重雪认真的看着书,到了傍晚方才合上。

    司梨将熬好的汤端到案上,收起书说道:“喝完,对你身子有好处。”

    “雪神一次都没参加过神魔大战?”

    “他才多大,不过五万来岁。”

    “五万岁很小吗?!”

    “他诞生五万年,四万多年才化形,也就和我们差不多大。”

    “”

    苏重雪喝着汤心里直犯嘀咕,神仙的年龄还真玄乎。眼前这个八千岁的神仙,好似也就那么回事。

    “你怎么不喝?”

    “特意给你炖的,我又不爱喝汤。”

    “你们神仙是不是可以不吃饭?”

    闻言,司梨轻笑,“不吃饭,就需要仙力来维系自己的身体。神君他们可以不吃饭,我们这些小仙,偶尔也是要吃一吃的。”

    “你不是神君?朱雀不是神族么。”

    “话虽如此,但不是所有凤凰都会成为仙君、成为神君的。你一生下来就会读书写字?”

    “哦原是如此。”苏重雪喝饱,只觉得浑身舒爽。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很是满足。

    “重雪,那白玉簪子呢?”

    苏重雪在怀中摸出簪子递给了司梨。司梨将他头上的簪子换下说道:“玄澈给你的这个,是个法器。你试试能不能用。”

    “这是法器?!!”苏重雪惊奇不已,拿在手里仔细端详。青簪在灯光下泛着微光,内里剔透,外表光滑。

    “心念控制,看看能不能将它幻化成剑。”

    苏重雪将簪子拿在手里心念一动,那青玉簪果真化成了剑!他惊喜不已,将在手里拿在手中反复把玩。

    “可别小看这簪子,它跟三月的威力一般大。你这一剑下去,没有任何凡人能活下来。”司梨看着剑上的灵气陷入沉思,这簪子还是归属于玄澈,并未认苏重雪为主。苏重雪为何能控制它?

    难道是玲珑扣的作用?

    “等等,这是玄澈的东西,我为什么能用?”

    司梨闻言,抬眸看他简单思索片刻说道:“许是玲珑扣的作用。还有,没事别乱拔剑。你上回拔挽星,差点伤及凡人,亏得玄澈及时封了剑上的力量。”

    苏重雪看着手中的剑,剑身刻了祥云流纹,剑柄是青玉,剑穗上还坠了几颗明珠。

    “玲珑扣?我们三个不都有么。”

    司梨翻了个白眼没说话,躺到软榻上悠闲地逗着辰月。苏重雪则拿着青羽在院中练剑,招式狠辣剑锋迅速,剑尖挑起阵阵飞旋。足足练了一个时辰,夜幕垂垂,他才回到屋内。

    -

    屋内

    左右无事,苏重雪摆好笔墨,提笔开始作画。不知是思念使然,还是其他缘由。龙玄澈的模样跃然纸上,他放下笔看着画,又看向一旁的青羽喃喃道:“究竟什么是情爱,我到底该怎么办”

    又是一夜未眠,苏重雪窝在床上昏昏沉沉。

    司梨久等他不起,只能叩门:“懒蛋,都晌午了还不起床?”

    “梨哥,我头痛”苏重雪打开门,又倒回床上,“有没有什么助眠的药,我近日总觉得难以入眠。”

    “呦,有心事?这才离了玄澈几天?就睡不着了?”

    “别说笑,快想法子。”

    “小事儿!躺好。”司梨挥手,苏重雪便昏睡了过去。

    -

    两人在陈府吃吃喝喝,日子过的飞快。陈意总是来寻他们一起练武,每次司梨都塞一些金叶子给陈意。小姑娘悉数交给了父亲,陈朔又悉数送回来。

    这日陈朔抱着一堆名册来了雪竹院。

    司梨一一摊开说道:“重雪,这些日子有的忙了。”

    “哦二哥什么时候回来?”

    司梨摆好笔墨,抬眸笑他:“你都问多少遍了,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这会儿估计刚到天宫没多久。”

    “好吧”

    二人挑灯夜战,整理出不少有问题的人家。苏重雪累的瘫在窗前,看着四下无人疑惑的问道:“怎地不用仙术?”

    “”司梨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些都是证据,将来都要交到库里存放妥当的。我若是用仙术,哪天我不在这儿了,这些名册马上就会消失。”

    “那你看名册总可以用仙术看吧。”

    司梨停下笔:“我干脆把整个巫南国端了呗,我还查什么案。人间自有人间的缘法,既是在人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仙术,六界自有天规戒律。”

    “呜…”苏重雪委屈的看着堆积如山的名册长叹:“我手都写酸了。”

    “去把汤喝了,我来写。你这字可比你的画差远了…”司梨仔细看看又说道:“端正是挺端正的,就是丑。”

    “我不爱写字。”

    “都说书画是一家,你可倒好,给人家拆了。”

    “我真不爱写字……”苏重雪皱眉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行了,我写我写。我的小祖宗,别念了。”司梨摇头轻叹,“跟龙小五一个德行,他的字是不错,但画丑,非常之丑。”

    苏重雪得空站在窗前,看着满天的飘雪与夜色纠缠在一起。他很是想念龙玄澈,却又在努力的忘记他。他是仙,自己不能害他。

    可似乎…

    怎么都忘不了。

    -

    翌日

    苏重雪起了个大早,推窗看到司梨还在厅堂奋笔疾书。他揉揉眼坐到案前提笔,“梨哥,这事儿跟你弟弟什么关系?”

    “别问了,先去喝汤。你近日怎么了,怎么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想修仙?”

    “我倒是想,可我只是凡人。”

    “一切自有缘法,好好养着自己。这几日我们要暗访许多人家,怕是没什么闲时光了。”

    “怎么了?”

    “这事儿,不能明查。这么多户人家,何时查完。”司梨捂脸叹气。

    “茶间酒肆好地方,各路乞丐耳目灵,衙门巡街百事知。青楼乐坊事事泄,何须大费周章?”苏重雪喝完汤说道。

    “你既知,敌不知?”

    “那就妇人之间,唠家常。”

    “何来妇?”

    “陈意”

    “陈意?”司梨顿住,陈意那丫头片子能成什么事。未等司梨继续说,苏重雪又说道:“我扮作她的丫鬟,与她出街,各个店逛过去,脂粉店、丝绸店、珠宝店、妇人之间最易相互信任,什么话套套就出来了。”

    “言之有理。”司梨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嘴角。

    苏重雪看到司梨的眼神才意识到大事不妙,扮作丫鬟可是要穿的粉嫩。他放下汤碗,默默的把脸捂住,心中只剩后悔。

    -

    饭罢

    陈意房内

    苏重雪被几个丫鬟围在中间,左一支簪子、右一支钗、粉罗裙、红外衫折腾了许久,才被放出来。

    司梨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神都变了,他悄悄凝出法决将苏重雪的模样附在凤羽上,朝着天界送去,“略高了些,不如扮作陈意表姐,你这模样,温柔大方,表姐正合适。”

    -

    天界七星殿

    龙玄澈正和七星君商讨追寻白渊的计策,忽然收到司梨的凤羽,他心里着急立刻释放凤羽的灵力。

    司梨的声音和一娇俏女子出现在七星殿中:“你未来娘子真是漂亮,还不下来?他整日思念你,最近都睡不好。”

    !!!

    瞬间七星殿所有人看过来,龙玄澈懵了。画像中的人不是阿雪又是谁,他慌忙收回凤羽上的灵力。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着一旁的天帝说道:“我我娘子不是父君”

    天帝看着小儿子,挑眉笑道:“玲珑扣都送出去了,还不是娘子?”

    “父君他我们”

    “好了,下去吧。阿梨找你肯定不止这一件事。”天帝挥挥手,继续和白商亭(白虎神君)摆弄手里的法器。

    龙玄澈将手里的卷轴交给白川(白虎大女儿),嘱咐道:“白渊(白虎二儿子)有消息再告诉我。”

    -

    凡间巫南国

    司梨扮作家丁跟在两人后头,陈意挽着苏重雪进了一家脂粉店:“娘子,可有上新的脂粉?我表姐来我家做客,我好讨表姐开心~”

    “呦,陈小姐大驾光临。小姐好些日子没来,也不叫丫鬟来取我家脂粉了。我以为把我这忘了呢。”

    “诶呀,先前有些事扰的心神不宁,近日才好,我不就来了嘛。”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陈小姐最是开朗明媚,好了就行。”脂粉铺许娘子摸摸陈意的头,又瞧了瞧苏重雪。她一边包着胭脂一边叹气:“最近张家闺女也好久没来过了,小厮也不来。诺,阿意若是有空,将这带给她。我这铺子啊,你们不来,我都不想开了。”

    许娘子分文未取就将胭脂塞给了陈意。陈意从荷包里掏出个小香包递给许娘子说道:“娘子,这是我自己缝的。是您喜欢的味道,今日尚且还要置办许多,就先告辞啦,明日再来~”

    二人正想出门,谁知龙玄澈一阵风似的,寻着玲珑扣的气息闯进店内:“阿雪,我回来了。”

    !!!

    苏重雪惊得珠翠颤颤,忙将人推出去。他看着日思夜想的人,心中慌乱无比。

    “阿雪”龙玄澈捉住他的手,眼睛里都是喜悦:“你可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