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九 > 第301章 四皇子出风头

第301章 四皇子出风头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公子九最新章节!

    若说城内是阿九和商部的主场,那么城郊就是四皇子的主场了。大雪一停,四皇子就向昭明帝请命,领着工部的大小官吏修葺那些大雪压塌的房屋。

    到了城郊,四皇子走了一个村子就深深被震撼了,整个村子上百户人家,房屋还完好的只有两三家,这两三家都是村子里村长和最有钱的人家,所以他们的房屋是高大明亮的瓦房,才没被大雪压塌。

    村民穿着单薄的衣裳,嘴唇乌紫,被懂得瑟瑟发抖,四皇子还看到好多人家一家好几口缩在被压塌一半的茅草屋一角,抱在一起彼此取暖。被冻死的老人和孩童也比比皆是,活着的人的脸上都是麻木的表情,好似被抽去了生命力只剩躯壳。

    百姓的日子太苦了!这还只是京郊便是这样的情形,那些京城之外的百姓日子岂不过得更苦?他们都是大燕朝的子民呀!身为大燕的皇子,四皇子第一次觉得他父皇太不容易了。

    请旨之前四皇子还想着表现给他父皇看,给朝臣看,可是此刻他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着为这些可怜的百姓做点什么。

    四皇子亲自坐镇,指挥着人帮百姓清理积雪修葺房屋,他把工部和府里的能动用的人手都动用了,还找他父皇借了五百禁军,还同时与户部联手赈灾。

    受城内商部行为的启发,四皇子也命人点火融雪,也让人熬了稠稠的粥和浓浓的药,施舍给百姓,并让百姓跟着除雪修房子来换取粮食。

    百姓受灾的范围很广,国库早就被平叛大军抽得差不多了,哪里还有余力来赈灾?还是阿九得知了四皇子的所为,在昭明帝跟前主动提及把商部筹集的赈灾款拨一半给他。昭明帝沉吟了一会,没有同意,只给了四皇子十万两银子。

    昭明帝心里还有别的思量,他并没有打算把一百万两银子全用在赈灾上,他准备挪出一半,也就是五十万两送到宜城去,太子,哪怕是为了朝廷的面子他也得让太子风光大胜归来。

    四皇子并没有嫌少,谢过恩又出了城。十万两银子听起来很多,可真正做起事情来却是不够花的。他看着苦着脸来跟他支取银子的官员,沉吟了一会,道:“银子的事本殿下来想办法,明日你再过来。”

    官员退下之后,四皇子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银子,到哪里去弄银子。此刻他真恨自己没有点石成金的本领,他和幕僚们商议了半宿才堪堪想出了办法。

    第二日四皇子便回了成,把府里账上所有的银子全都提出来了,他本就是不受宠的皇子,生母又早逝,手里哪有多少银子?府里的银子都抽净也不过才六千两,杯水车薪啊!

    四皇子又让属下持着他的名帖去城中各大商户那借银子借粮食。因为这段时间他赈灾的举措,在百姓中威信可高了,商户即便心中不愿也不敢不借呀!于是大半天便筹集到了不小一笔钱粮。

    四皇子在灾区一直呆了大半个月,期间很少回府,他几乎走遍了受灾的每一个村落,亲自盯着下属官员,确保赈灾的钱粮发到百姓的手中,一旦发现有从中盘剥贪污的,立斩不赦。因为有四皇子亲自盯着,所以赈灾进行地很顺利,百姓看着修葺一新的房屋,摸着放下来的银子粮食和御寒的衣裳,简直是热泪盈眶。

    天降大雪,房屋压塌,家里无米无粮,本来都已绝望了,觉得再无生路了。他们这些大人倒还罢了,死了就死了吧,可是孩子呢?还那么小,托生在自己家里一天好日子没过过啊!

    可是天不绝人路,四皇子来了,带来了官兵,带来了钱粮,给他们带来了活下去的希望。他们望着远处站着的尊贵的四皇子,敬畏感激无比。

    四皇子的所为哪里瞒得住昭明帝,所以当有朝臣弹劾四皇子以势相压夺民钱财时,昭明帝理也没理,反而从自己的私库拨了一万两银子给他,“你府上的银子都拿去赈灾了,让你媳妇喝西北风?”

    四皇子感动地险些就热泪盈眶了,父皇还是关心他的,他饱含感情道:“父皇,儿臣。”他心情激荡,深吸一口气才又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父皇,这些日子儿臣看着忍饥挨冻的百姓心里十分沉痛,他们都是我大燕的子民啊!父皇,您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太不容易了!儿臣不往不懂事,以后不会了,儿臣一定会努力上进,为父皇多多分忧。”

    这倒是四皇子的心里话,父子天性,他对昭明帝还是很有感情的。他心中虽然有野心,但他毕竟是大燕的皇子,他再想要皇位也不想到他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民不聊生的大燕朝,现在真正看到百姓的困苦他才明白他父王的无奈疲惫和责任。

    昭明帝十分欣慰,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好,好,朕心甚慰。”看向四皇子的目光柔和极了,他也没想到他这个平日不大关注的儿子居然还有如此才干。

    父慈子孝,其乐融融。朝臣纷纷赞扬四皇子,恭喜圣上。其实说白了就是拍马屁呗!可昭明帝高兴呀,多肉麻的话他都笑纳了。

    大皇子和三皇子却牙酸极了。

    当初四皇子请旨赈灾的时候大皇子还笑话他呢,想立功想疯了吧!国库空虚地连老鼠都不愿意光顾,拿什么赈灾?他等着瞧四皇子的笑话呢。

    当府里的幕僚给他回禀说四皇子亲自出城赶往受灾的村落,吃住都在那里,大皇子脸上的讽刺就更浓了,堂堂皇子之尊,却跑去和贱民打成一片,为了邀买人心到如此地步,果然是低贱宫人生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待五六日之后,四皇子的赈灾做的有声有色,圣上夸赞,朝臣夸赞,百姓感激,尤其是老百姓,除了叩谢圣上,提的最多的就是四皇子,在民间呼声可高可高了。

    大皇子这心里就不平衡了,嘀咕着:这老四为了邀买人心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把自己府上的银子都拿去赈灾了不假,可父皇不是不给他更多吗?老四早就算到了吧?真是奸猾!

    三皇子心里也是一肚子的不满,老四是怎么回事,他请旨赈灾怎么都没事先和自己商量一声?这是要脱离自己单飞的节奏?尤其是随着四皇子的名声越响他心里的怀疑越深。还是宋相爷劝住了他,“殿下不用担心,您想想四皇子的出身,换句话来说四皇子越是出众受重用,对您的助力就越大。”

    三皇子一想是呀,老四的出身太低,无论如何他是上不了位的,有个能干的兄弟帮衬着,他的希望就越大。遂他对四皇子就更加兄弟情深,知道他府上的银子都被抽走了,还让他皇子妃给送不少东西呢。

    五皇子当场就喊了起来,“父皇,儿臣也准备请旨赈灾的,就是没有四皇兄手脚快。百姓的日子过得太苦了,都是我大燕的子民,儿臣也想尽点绵薄之力,回头儿臣就把府里的银子都给四皇兄送去。”

    昭明帝心情很好,笑问:“你府上还有银子吗?”几个成年开府的儿子的身家,昭明帝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五皇子很老实地摇头,“父皇,儿臣皇子妃有陪嫁!”

    昭明帝被气笑了,“混账!花媳妇的嫁妆,真有出息,朕怎么有你这么混账儿子!”还当着满朝臣子的面嚷嚷出来,这不是打他这个老子的脸吗?他往刑部尚书程松那一瞥,见他低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心道:这老东西倒是识趣。

    偏五皇子还嘟囔着,“夫妻一体,分什么你我?我媳妇就愿意给我花用。”

    “你还有理了?你媳妇愿意你也不用花,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昭明帝指着五皇子,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堂堂皇子,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朕是饿着你了还是亏着你了?小家子气,以后多给你几位皇兄学学。福喜,回头也拿一万两银子送五皇子府上去。”不给行吗?他儿子都嚷嚷着要花媳妇嫁妆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脸上有光?

    五皇子大喜,“儿臣叩谢父皇,这一万两银子儿臣愿意献出去赈灾。四皇兄,你在府里等着哈,回头我就给你送去。”

    四皇子笑,“那皇兄就替那些受灾的百姓谢谢你了。”

    五皇子不好意思地摆手,“不用,不用,要谢也是谢父皇,这是父皇的银子。”这话实诚地让所有的朝臣都笑了,纷纷赞扬起圣上的慈心和五皇子的赤子之心。新一波的拍马屁又开始了。

    看着头昂得老高笑得嘴巴都咧到两耳的五皇子,大皇子和三皇子恨不得一巴掌打掉他脸上的笑容。该死的老五,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老四那一万两银子还好说,毕竟他府上的银子都抽空了,这是父皇补给他过日子的。当老子的总不能眼看着儿子连饭都吃不上吧,要真是那样,就是他们这些做兄弟的脸面也挂不住。

    可老五这算什么事?白得一万两银子不说,还赢得了朝臣的欣赏,还真是名利双收啊!

    四皇子回到府里,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四皇子妃胡锦蓉听到丫鬟的回禀,立刻起身迎接,“殿下回来了。”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指挥丫鬟,“赶紧通知下去,让下人送水过来,殿下要沐浴更衣,再去大厨房让做几样殿下爱吃的菜。让他们速度快点,殿下您一会还要再出去吗?”最后这句是问四皇子。

    不怨胡锦蓉这般问,实在是这些日子四皇子每次回府都来去匆匆,也就换件衣裳,有时连口饭都没空吃。

    四皇子看向胡锦蓉,“不用忙,赈灾的差事已经做完了,剩下点扫尾的有他们看着就行了,我不用再出去了。”

    胡锦蓉脸上露出惊喜,“真的?太好了!殿下您可得好好歇歇,瞧您都瘦了一大圈了。”说着她悄悄把头撇向一旁,眼圈微微红了。

    四皇子眼神一闪,悄悄握住了胡锦蓉的手,“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倒是觉得身子骨结实了。这段日子我不在府里,辛苦你了。”

    胡锦蓉抿嘴一笑,“妾身不辛苦,殿下才辛苦呢。殿下银子可够用的?不够妾身这里还有一些。”

    自大婚以来殿下待她一直敬重有加,什么事都和她商量,对她娘家也谦逊有礼,父亲说殿下虽然不被看重,但未曾不是她的福气。以前她没感觉,现在她却无比信服父亲的话。殿下领着工部,差事不忙,经常在府里陪她,从衙门回来也会给她带些吃的玩的,东西不贵,却让她觉得无比窝心。

    这半个多月殿下的辛苦她都看在眼里,所以殿下把府上的银子抽走时她一句怨言都没有,只要能帮上殿下,就是让她把嫁妆拿出来她也愿意。

    四皇子失笑,“哪里就用得上你的嫁妆?你放心吧,父皇赏了一万两银子,够咱们过年的了。”顿了一下又道:“你可别再提你嫁妆的事了,你不知道今儿老五嚷嚷着要用五弟妹嫁妆,被父皇训了一顿,赶紧也赏了他一万两银子,生怕他犯浑真用了五弟妹的嫁妆。”

    胡锦蓉也笑,“怕是五弟妹主动要给他用的吧,五皇弟和五弟妹两人好着呢。夫妻一体,哪里需要计较得这么清楚?要是五皇弟真遇到难处了,五弟妹难道能看着不管?就如妾身亦愿意为殿下倾尽私房一样。”

    四皇子动容,感叹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卿卿如此待我,这一生我绝不负你!若违背此誓——”

    “殿下,妾身信您!”胡锦蓉赶忙捂住四皇子的嘴巴,娇嗔着,“举头三尺有神明,誓言是能随便乱发的吗?”

    四皇子哈哈大笑,意气风发的样子,揽着胡锦蓉轻喃细语,惹得她粉脸通红,而四皇子就更加得意了。

    这个皇子妃四皇子还是很满意的,人生得美,也能干,把皇子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对他这个夫君也真心实意。更何况他的皇子妃还有一个强大的娘家,他的岳父平南候是大燕朝数得着的名将,是父皇的心腹爱将。三位舅兄也都在军中,虽比不上岳父惊采绝艳,但也都十分上进。还有他的岳母大人是出身武将世家戚家,戚家世代镇守西疆,运作好了,这些都可成为他的助力。

    想到这里四皇子眼睛闪了一下,“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今儿父皇给我放了三天假,我好好陪陪你,明儿我陪你回侯府一趟,岳父不在京,你也多回去看看岳母,陪她说说话。”

    胡锦蓉十分欢喜,“妾身多谢殿下。”随后脸上却露出担忧,“父亲这一走都两个多月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殿下,朝廷可有那边的消息?”

    四皇子安慰她,“你就放心吧,岳父领了一辈子的兵,多少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在小小的阴沟里翻了船?何况太子和吴国公都在那边,好几万精兵呢。”顿了一下又道:“太子和吴国公都传了消息回来,虽没提到岳父,但想来亦是安全的吧。”

    胡锦蓉点头,“都怪天杀的逆王,什么军功呀荣华富贵呀,都是虚的,妾身就希望父亲能平安归来。可怜母亲跟了父亲一辈子,也担惊受怕了一辈子,这老了老了,心还是不能放下。”她的面上笼罩着淡淡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