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九 > 第453章 兜兜小太子

第453章 兜兜小太子

 热门推荐:
    果然,圣上并没有厌弃太子生父,不过半年太子生父徐宁非便再披战袍领兵出征,这一回他官拜骠骑大将军,倒是比其父最盛时还要风光。不少朝臣恍然大悟,圣上削了徐家原来是为了给枕边人铺路。

    就算看明白了又怎样?骠骑大将军把京中年轻出色的子弟尽数带走了,其中就有他们的儿孙。

    兜兜太子已经三岁多了,已经能童言稚语的与大人沟通了。他身体灵活,四肢麻利,飞快的跑起来,能甩开一大票嬷嬷和宫女。开始从可爱,变得可爱又可气,淘气劲儿从骨子里往外冒。即便淘气,因为他生得玉雪可爱,身边的嬷嬷和宫女被他收服的一颗心都要化了,哪里舍得说他半句?

    这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极聪慧了,有一样本领像极了他的生父宁非,那就是看阿九的脸色。他极会看阿九的脸色,从而判断出她是不是真的生气,若是真的生气,他便会很乖很乖,还会奶声奶气的道:“错,错,兜兜错,打,打兜兜。”

    若阿九不是真的生气,他便会变得有恃无恐,眉宇间闪过的狡黠,跟宁非是一样一样的。让阿九不得不感叹遗传好强大啊!

    在现代三岁多的孩子已经开始上幼儿园小班了,阿九倒没想让兜兜三岁就上学,她准备等他五岁的时候再给他正是开蒙,在此之前就自己教他念念三字经百家姓之类,还画了一套识字卡片给他。

    兜兜小太子可聪明了,淘气归淘气,但学东西可快了,这让阿九很骄傲,真不愧是她生的儿子,果然像她一样聪明的没边。两辈子她都是高智商的人。

    兜兜小太子爱上了他母皇的讲的睡前小故事,每晚都要听,不然就怎么也愿意睡觉,也不知这小小的人儿哪来的倔强。不仅爱听,还爱问,那问题多得跟天上的星星一样。什么那个卧冰求鲤的王祥是个大傻子,想要破冰凿开冰面便是,还自个趴在冰上把冰捂化,冬天这么冷,肯定会冻死的。什么舜也是个傻子,他弟弟不听话就揍呗,揍到他听话为止不就行了?智慧的化身诸葛亮在他眼里也不是个聪明的,要不然怎么后来活活累死了?

    这东一个傻子西一个笨蛋的言论把阿九都给惊着了,这么点大小人儿,居然有了自己的认知和判断,形成了自己最初的是非观,这不是早慧是什么?

    于是,继识字卡片之后兜兜又有了图画书,阿九把一个个成语典故和人物故事画成绘本,配上简洁的文字,到了后来,索性把三字经百家姓,甚至论语都画成了绘本给兜兜小太子当床前故事。

    一晃兜兜就五岁了,开始正式开蒙念书了。阿九给他选的老师便是谈林,当然不独他一个人,还有前首辅梁老太傅,礼部唐尚书,内阁的程阁老,翰林院的梅掌院及各位年轻的翰林偶尔也会出现。阿九不希望他受一人影响太深,而是多接触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人,从而形成自己完善的性格和认知。

    至于习武,阿九则定了黄元奎和戚继光两位师傅,有空的时候她自己也会亲自上手教导。

    哦,还是兜兜太子的伴读,为了争夺伴读的名额,京中台上台下的较量,很是风起云涌了一阵子。桃夭的儿子,兵部尚书的孙子,戚继光的侄子等数家权贵之家精心挑选出来的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跟着兜兜太子一起上课。人数足有九个,其中有两个是女孩子。

    过了一阵子,阿九问起兜兜的情况。

    谈林摸着下巴赞道:“聪慧喜人,心胸豁达。”

    才五岁的孩子,说什么豁达不豁达的,无非一堆毛孩子追跑打闹,结果谁不小心把兜兜碰着了,兜兜强装坚强,含着泪花摆手大度的表示他不计较而已。

    阿九无语。

    然而兜兜生来便是太子,注定了旁人不会用看普通孩子的眼光来看他,这一点阿九也没有办法。

    因为没有人能真的掌控别人的一生,最多只能在他还小的时候加以教导和引导。等这人长大了,思想定型了,旁的人再想改变他就难了。这也是阿九给兜兜择这么多老师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她没想过再生第二个,兜兜也许就是她唯一的孩子了,她希望她的兜兜能博采众长,顺利地成长为优秀的太子和合格的帝王。

    阿九也询问了兜兜,和伴读相处的可愉快。

    五岁的孩子再聪慧也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兜兜小太子抿了抿嘴,道:“幼稚,母皇,他们比我大,却好幼稚。”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阿珩除外。”

    你能想象一个玉雪可爱的小正太皱着小眉头嫌弃别人幼稚的模样吗?反正阿九看着苦大仇深模样的儿子是忍俊不禁了。笑问:“怎么个幼稚法?”

    兜兜小太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便掰着他胖胖的手指头数落起来。谁谁学了半个月了三字经还背得磕磕巴巴,谁谁上课打瞌睡口水都滴到桌子上了,又谁谁如厕还得内侍帮着提裤子,还谁谁一高兴了还在地上爬——七个伴读被他点评了一遍。

    “不是还有两个小姑娘吗?”阿九继续问。

    兜兜小太子的嘴一撇,“更没意思。”

    阿九问:“怎么个没意思法?”

    兜兜小太子道:“反正就是没意思,哎呀,好笨。”叽叽喳喳的,还老爱往他身边凑,母皇的绘本故事里都有,他长大了是要娶太子妃的,他才不会娶这样的呢。

    “笨一些才好欺负呀!”阿九便笑了起来,兜兜小太子不满的撅起了嘴巴,不服气的大声反驳道:“姑娘家家的,应该像母皇这样,高贵,大气,又聪明。”只有像母皇这样的才生得出他这样聪明的孩子,她们只能生出笨孩子来,他才不会让她们做他的太子妃呢。

    “哦,原来兜兜喜欢母皇这样聪明的小姑娘呀!”阿九打趣道。

    兜兜小太子一本正经的点头。阿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摸了摸儿子的头,心道:好儿子,眼光真好,不过母皇同情你,你以后定是个注孤生的命啊!毕竟聪明成母皇这样的姑娘家是不会再有了,你娶个毛呀!

    哦,兜兜小太子嘴里的阿珩便是四皇子的儿子穆珩。兜兜进学了,他自然就出现在人前了。上课时他和兜兜坐一起,下了学就和兜兜一起回去。

    这自然引起了朝臣的关注,姓穆,这便是皇族了,是谁家的孩子呀?

    直到有一天朝臣散朝后偶遇和伴读们蹴鞠的兜兜小太子,穆珩对着平南侯大声喊外祖父,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四皇子的那个儿子呀!他们还以为这个孩子早不在了呢,原来还活得好好的,都长这么大了。仔细端详,眉宇间是有四皇子的影子。只是圣上把他和

    太子养在一起是何意?难道不怕——

    朝臣一想到四皇子做的那些事,顿时为兜兜小太子担忧起来,苦口婆心的劝起圣上,那意思无非就是圣上您已经很仁慈大度了,还是把那个孩子换个地方养吧,不一定非得搁太子身边呀!

    都被阿九驳了回去。

    平南侯回到府里,十分高兴的和夫人儿子分享了见到外孙子这件事。平南侯夫人笑中带泪,细细询问了孩子长什么模样,是胖还是瘦,乃至身上穿什么颜色的衣裳。然后一家子都对圣上感激的不得了,尤其是平南侯,他平定叛乱的齐王,战场上是受了不少伤的,现在他是恨不得发光发热再为圣上效力一百年。

    皇家庵堂里的四皇子妃得了消息,那一刻,多年平静无波的她泪流满面,泪眼朦胧中她好似看到菩萨的嘴角弯了一下。

    身在皇觉寺做了和尚的四皇子敲着木鱼的手则顿了一下,随后就恢复如常,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就只有他自个知道了。

    呵呵,即便他想做些什么也有些无力了,自被卫军救回来他就残了,双腿都动不了了。

    其实平南侯心里也发愁啊,虽说珩儿是无辜的,可谁让他有那样一个亲爹呢。他很担心圣上顶不住朝臣的压力啊!于是寻机趁着外孙子落单悄悄招过他叮嘱,“珩儿呀,在圣上跟前要听话,你比太子大,要让着他知道吗?你顺着他一些,即便受了委屈不要跟他争吵,更不要听别人的挑唆,你能有今天都是圣上的恩典——”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小外孙摇了摇胳膊,“外祖父,您不用说了,我都懂的。”

    平南侯一怔,都懂?什么意思?

    就见他的外孙子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道:“外祖父,圣上早跟我说过了,圣上其实是我的姑奶奶,太子我应该管他叫叔。我亲爹是四皇子,他曾经做过很多错事,被皇祖父罚了,现在在皇觉寺出家。我娘也出家了,我上个月才见过她呢。她说我能活着是圣上心善,让我好生跟着圣上跟着太子,不要学我爹做个狼心狗肺的人。”

    “外祖父,圣上和太子对我好着呢,我也会他们好的,我,我长大了一定做个好人,不让娘伤心失望。”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稚气的脸上一片坚定。

    “好,乖孩子!”平南侯动容,眼窝热热的,虽说珩儿比太子大,其实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呀!却这般懂事,如何能让他不心疼。“好,好,不学你爹,替你娘争口气。”

    穆珩郑重的点头,平南侯则把脸转向了一边。

    又过了些,日子,教导兜兜小太子的老师们纷纷找阿九告状,其实说告状也不大确切,毕竟他们的口吻温婉,非常温婉,“圣上,太子聪慧是好事,可太子是不是太聪慧了些了吧?古语道慧极必伤,圣上您瞧是不是——啊哈哈哈!”

    阿九一惊,这聪慧还有错了?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让她把太子变笨些?她做不到啊!仔细一询问,阿九无语了,原来兜兜把在她跟前的惊人之语带到了课堂上。他的那些言语啊,有时她都忍不住想捶他一顿,更何况是土生土长的老师们呢?

    阿九找兜兜小太子谈话,兜兜不服气的抿着嘴,“难道我是说错了?不是都说我聪慧的吗?”竟是十分委屈的样子。

    “——”阿九满腹的话顿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她感觉到了身为聪明熊孩子的家长的疲惫,孩子他爹呢?赶紧把你儿子拎走教育去!

    可是熊孩子的亲爹还在外头领兵征战呢,所以熊孩子的教育还得阿九这个当娘的撸袖子上。

    阿九想了想,道:“没有人说你是错的,若错,也是错在你不该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兜兜,我的小太子,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那么聪明的,你的想法和他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但这并不表明你对他们错,或是你错他们对,呃,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吧。当然你是那个天才!”

    阿九看到傲娇的兜兜小太子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可这个世上天才毕竟是少数,普通人才是多的。所以最聪明最安全的做法是把自己融入进去,而不是凸显出来。枪打出头鸟知道不?出头的橼子先烂知道不?木秀于林风必毁之知道不?太子你懂了吗?”阿九看向兜兜。

    “母皇的意思是放在心里不说出来,看破不说破?”兜兜小太子一点就透。

    “对极了!”阿九赞道,“这便是咱们老祖宗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庸之道,都传承了几千年了,自然有它的道理。何况你是太子,是君,更是要不动声色,不能让别人轻易看透你心中所想。”阿九循循善诱。

    兜兜小太子若有所思,然后缓缓点头。

    阿九接着道:“尊师重道可是优良传统哦,你的老师们都一把年纪了,要忙着政务,还得给你上课,也挺不容易的对吧,咱兜兜太子就给点面子呗!”

    这下兜兜小太子笑了,大声道:“好!”他们其实对他挺好的,那他就给点面子吧。

    “真是个仁义的小太子。”阿九也笑了起来,“不过聪慧和犯不犯错可没有任何关系哦,无论多聪明的人都会有做错事的时候。”

    “母皇也会做错事情吗?”兜兜小太子一下就抓住了关键。

    “——”这是亲生的吗?这个问题阿九一点都不想回答,却还不得不回答,“那当然了,母皇是人不是神,自然也会有做错事情的时候。做错事情不可怕,吸取教训,下次不再犯错就是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叫吃一堑长一智。”兜兜小太子抢着说道。

    “是的。”阿九给予肯定,随后又编了几个自己的黑历史,这才把这件事糊弄过去。望着被领出去的兜兜的小背影,阿九瘫倒在软榻上,养个孩子真累,比处理朝政累多了,尤其是她养得还是太子。

    太子啊,未来的大燕国君,若是教养不好,将来坑的可是黎民百姓,这责任太沉重啊!有些想念宁非了怎么破?

    屈指算来,宁非已经出征两年了,虽时时有书信传来,但人却是未回来一次的。上个月他传回来消息,说是打到尧国了,打过尧国就是东瀛了,他说阿九你放心,我一定把东瀛给你并到大燕的版图里。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阿九的眼眶是热的。不管将来怎样,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这一刻阿九真有许他一个未来的冲动,可看到尚且年幼的兜兜小太子,她的理智又回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