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九 > 第464章 桃花

第464章 桃花

 热门推荐:
    “行云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桃花虎着一张俏脸控诉的望着夫君吴行云,“我不管,我就是要回京,我已经六年没有见圣上了,我想她了,我一定要回京城见她,我都和圣上说好了。”桃花撅着嘴任性地道。

    “好,好,好。娘子莫要生气,小心腹中胎儿。”吴行云好脾气的安抚着,“我知道你和圣上感情深,咱不是说好今春起程去京城的吗?这不是你有了身孕吗?咱缓一缓,等明年再去?圣上一定会体谅的。”

    桃花气哼哼的把脸转向一边。

    吴行云笑了笑,继续说着软话,“去一趟京城,车舟劳顿的,要是再赶上你害喜,你受罪,对孩子也不好不是?好娘子,明年,等孩子一生下来再就去!”见桃花依旧不语,他提建议道:“要不,咱多给圣上送些东西,也是你的心意不是?”

    “圣上才不缺这点东西呢。”桃花哼了一声,“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我怀大妞的时候你这样说,怀二妞的时候还这样说。说好了今春把大妞二妞都带着去京城的,可你,可你——”可这个混蛋又让她有孕了,他就是诚心的,就是不想她回京城,“从今以后你不要再近我的身了。”

    桃花恨恨的打了吴行云一下就往外走,吴行云赶紧在后头追,“娘子你去哪?等等为夫,为夫眼盲,追不上你。”他故意走的磕磕绊绊。

    桃花的心一下子软了,转头,恨恨道:“追什么追,我还能跑了不成?我不过就是去库房,你紧张什么?嫌我拿了你家的东西?”

    吴行云停住脚步,“娘子尽管拿,尽管用,咱家的东西不都是娘子你的吗?”

    桃花又哼了一声,见吴行云不再追过来,这才气呼呼转身离去。

    她一走,吴行云立刻招呼长随,“赶紧把船队才带回来的珍贵稀罕物件放进库房里,那两盆红珊瑚一定要放进去,务必保证少夫人挑的高兴。”

    长随有些迟疑,“大公子,那两盆红珊瑚都放进去吗?昨儿李家老爷出五万两银子想要一盆呢。”

    “都放进去。”吴行云的脸沉了下去,敲打道:“在咱们家,少夫人高兴最重要!还不快去!”区区五万两银子算什么,只要娘子高兴,就是五十万两银子他都能眼不眨地往水里扔。

    长随心中一凛,立刻小跑着出去办事了。心中后悔不已,明知道大公子宠爱少夫人,他这嘴怎么就这么欠呢?再想到少夫人的身份,他心中的后悔就更重了。

    吴行云坐着喝茶,脸上是淡淡地微笑,心中想着,希望娘子能挑的高兴,这一回去不成京城,看样子她是气坏了。咳,慢慢再哄吧。

    桃花在半路上随便点了几个奴才,指着库房里的东西,“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全都搬出去。”她挑起东西来毫不手软,眼光又高,挑的全是好东西,不一会儿外头的空地上就摆了一大堆。

    桃花瞧着这一大堆的珠光宝气,这才满意的罢手,对候在一旁二管事道:“把这些收拾收拾装车,送进京,给圣上把玩。路上小心些,能走慢些别磕着碰着了。”二管事是圣上给她的陪嫁,她放心着呢。

    办完了这一件大事,桃花心中的郁气才去了一些。吴行云见状,背过身去嘴角微微翘起,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是大事。

    桃花这番动静自然惊动了在后院静养的婆婆张氏,“我恍惚听着丫鬟们说什么,大公子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屋内的丫鬟相互对视一眼,均不语,做下人的,难不成还能说主子的是非?何况这个家里是大公子和少夫人当家。

    张氏见状心中一突,忙问:“难不成真出了事情?是不是少夫人腹中胎儿——”她不敢想下去。

    丫鬟们摇头,仍是没有说话。

    这时她身边的一位少女开口了,“姑母,您就别为难她们了。我跟您说吧,是表嫂,又往京中送东西了。听说挑的都是好东西,整整装了三大车。”

    张氏闻言心才放下,抚着胸口,“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不是儿媳的肚子出了意外就好,“希望这一胎是个小子。”

    儿子已经有两个闺女了,她现在做梦都想抱孙子。

    少女眼神闪了一下,瞥了一眼边上的嬷嬷,道:“人说先开花后结果,表哥表嫂已经有两朵金花了,这一回肯定是个壮小子。”

    张氏眉开眼笑,“瞧梦儿这张小甜嘴!要真如愿了,让你表嫂给你包个大红包谢你。”

    张梦儿娇嗔,“人家可不是为了大红包,人家是真心实意希望姑母高兴。”

    “好,好孩子!”张氏拍着侄女的手,感叹,“还是闺女好,闺女贴心,是娘的小棉袄。我这一辈子就你表哥一个,要是能有个你这样的闺女就好喽!”儿子不是不好,只是儿子太忙了,毕竟是顶门立户的,哪能陪她在后院消磨时光?

    张氏的陪嫁嬷嬷趁机道:“这有何难呢?夫人您把五小姐留在咱家便是了,让她日日陪在您身边,奴婢冷眼瞧着,自打五小姐来了,您脸上的笑容就多了,连饭用的也比以前多了。”

    张氏却是一愣,“梦儿怎么能留在吴家陪我这个老婆子呢?她年轻的小姑娘家,还要嫁人呢。”

    那嬷嬷便大着胆子道:“给夫人您做儿媳不就行了。”

    “胡说。”张氏一怔,随即喝道,“你这个老货胡说什么呢,大公子已经娶妻,就算做妾,梦儿怎么能给行云做妾呢?这是害了她呀!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说,会坏了梦儿的清誉的。”

    那嬷嬷慌忙跪在地上,分辩道:“夫人,您就是生气,就是要责罚奴婢,奴婢也是要说的。少夫人实在是,实在是太不像话了,隔三差五就往京里送东西,一送好几车,还都是好东西。咱家就是有金山银山也禁不住她这样败呀!”

    见张氏没有说话,她又接着道:“少夫人膝下至今没有嫡子,她有孕不能服侍大公子,别说给大公子纳妾,就是通房丫头她都不许沾,有这般善妒的妇人吗?奴婢为大公子心疼啊!”她声泪俱下,一副忠心不已的样子。

    儿媳是挺霸道,儿子的委屈张氏自然看在眼里,可是想到儿媳的身份,张氏面露迟疑,“可是她是郡主!”

    “郡主怎么了?郡主又不是公主,还能拦着不许纳妾了?咱家大公子哪里差了?”嬷嬷不以为然地道,“夫人,虽说她有圣上撑腰,可千里迢迢的,圣上还能管到杭城来?”

    顿了顿,“夫人您想,把五小姐给了大公子,大公子有了知冷知热的人,您也放心不是?而且五小姐是您的亲侄女,跟您也一心,到时再给您生个大胖孙子,流着张家血脉的孙子,多好!”

    “可是做妾——”事涉自己的儿子,张氏再精明的脑子都成了一团浆糊。

    “做妾怎么了?夫人若觉得委屈了五小姐,可以和大公子商量,给个贵妾或是二房的名分,有您这个姑母和大公子这个表哥护着,也不比正室差什么。何况您又知道五小姐不愿意?”嬷嬷大有深意的道。

    “梦儿!”张氏朝侄女看去。

    张梦儿脸涨得通红,微垂着头,忸怩了一会,方道:“侄女,侄女愿意给表哥做妾,侄女心慕表哥,哪怕没有名分,只要能陪在表哥身边,陪在姑母身边,梦儿也心甘情愿。”

    张氏面色有些复杂,“你这丫头啊!”

    张梦儿趁机跪下,“还请姑母成全。”见识了吴家的富贵,她就生出了别样的心思。

    张氏看着侄女,最终长叹一口气,“让我想想吧!”

    张梦儿和嬷嬷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色,又心照不宣地别开了视线。

    门外,听个正着的吴行云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他身边的长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下人,“都把嘴闭紧了!”然后又匆匆追主子去了。

    长随看着冷着脸的主子,心中惴惴不安,“大公子,少夫人那里——她还怀着身孕呢。”长随可担心了,少夫人正怀着身孕,夫人若是开口提纳表小姐为妾的事,以少夫人的性子还不定怎么闹呢,再伤了腹中的胎儿——

    他之前还当表小姐是个好的,没想到却是个祸害,什么心慕大公子,还不是被吴家的富贵迷了眼?哼,还官家小姐呢,忒眼皮子浅了。长随心中对表小姐可不屑了!

    “少夫人什么?赶紧吩咐人套车把表小姐送回家去吧!这么大的姑娘家了,住在亲戚家多不合适。还有母亲身边的那个嬷嬷,也一并送回张家去吧。”吴行云的声音凛冽。

    哼,当他吴行云是好拿捏的吗?什么个玩意?还想给他做妾?身为客人就要谨守身份,还妄想搅和进他家里来,他绝不容许。

    长随一怔,随即大喜,大声道:“哎,哎,奴才这就去安排。”赶紧把祸害表小姐送走。

    “姑母,姑母,表哥撵我回家!”张梦儿花容失色跑进来。

    “夫人,夫人,大公子要把奴才送回张家,您救救奴婢啊!”张氏的陪嫁嬷嬷狼狈无比地滚进来。

    张氏大惊,“怎么了?出来什么事了?大公子呢?”

    张梦儿哭得跟泪人似的,“姑母,刚才有奴才把侄女房里的东西都给收拾了,说,说表哥吩咐,要送侄女回家。”

    “还有老奴,夫人啊,老奴陪着您嫁到吴家三十多年了,大公子却让把老奴送张家去,这不是逼老奴去死吗?”嬷嬷哭着道。

    张氏又惊又气,“大公子呢?去请大公子!”

    吴行云施施然进来,“母亲,您找儿子?”

    张氏望着儿子这张波澜不兴的脸,心一个劲的往下沉,“行云,听说你让人送你表妹和张嬷嬷回张家去?”

    “的确是儿子吩咐的。”吴行云点头。

    “姑母!”张梦儿嘤咛一声扑进张氏的怀里,“侄女没脸见人了,姑母您要为侄女做主啊!”

    张氏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行云,可是你媳妇的意思?”

    吴行云笑了,“母亲,跟郡主无关,是儿子一人的意思。儿子听说表妹要给我做妾,还从没听说过仪宾能纳妾的呢,何况儿子娶的虽是郡主之名,却有公主之时。儿子与郡主情投意合,为何要纳妾?这不是害我吗?”

    “还有这嬷嬷,在我吴家都三十多年了,还弄不清主子是谁,如此吃里扒外的奴才,我吴家用不起,还是回你们张家去吧。”

    “送走!”吴行云一摆手,立刻便有健仆进来架起张梦儿和张嬷嬷往外走。

    张氏气得捂着胸口险些喘不上气,“你,你——”

    吴行云面对着她,正色道:“母亲,儿子这一生都不会纳妾的,能娶到娘子,已是烧了高香了。儿子就一瞎子,娘子不嫌弃愿意下嫁,这份情谊,儿子是绝不会辜负的。”

    顿了顿又道:“您不会真信了表妹的话吧?她和舅舅不过是瞧上咱家的富贵罢了。依儿子所见,舅舅还是一辈子留在蜀中吧。”离得远了,才少生事不是?

    桃花对府上的掌控可强了,吴行云这边一动,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那可是娇滴滴的美人,你真舍得送走?”桃花斜睨着他。

    吴行云摸了摸鼻子,一脸真诚,“娘子,为夫是瞎子。”

    桃花眉梢一扬,“你的意思是我长得美丑都无所谓喽!”磨牙,带着危险的味道。

    “为夫虽然眼瞎,但心不瞎。在为夫心中,娘子美若天仙。”对于赞美娘子,吴行云张嘴就来,“为夫对娘子忠贞不二,矢志不渝,娘子就不要怀疑为夫的一颗真心了。”

    桃花这才有了笑模样,“好吧,好吧,本郡主姑且就相信你吧!谁让本郡主喜欢你这张脸呢。嘻嘻!”她和圣上都是外貌协会的,只是她比较诚实,圣上却偏不承认。

    “多谢郡主娘娘!”

    ------题外话------

    啦啦啦,番外更完啦!

    和和要休息些日子再写新文,很快的,等着和和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