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方知遇

 热门推荐:
他注意他好长时间了。

    方知遇坐在车里,红蓝两色的灯光一闪一闪,他抽着一只南京烟,烟雾充斥在内,他摇下车窗,把手伸出窗外,弹了一下烟灰。

    目光望去,在海岸的岩石上坐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他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黑色的夹克外套,背影看上去很是消瘦,衣服宽大和他的身材极其不搭调。

    他每晚巡逻都能看见这个人,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块岩石上,看着平静的海面,有时候他开着车转了一圈回来他都还没有走。

    他又是吸了一口烟。

    他在看着海,而他在看着他。

    他舒舒服服的将头枕在车座的靠背上,脱下了外面的侦察局制服,露出了里面蓝色的衬衫,扯了扯领子。

    最近不太平,队长让他巡逻保证市民的安全,他实在是觉得有点烦有点无趣,难道那些老东西真的觉得这么精明的杀人犯能这么轻易的撞上他不成。

    他小憨了一会,直到烟头烫了他的食指他才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那个人还在那里,没有走。

    “你在看什么。”

    没来的由的感觉,他对他似乎很感兴趣。

    方知遇走了过去,这才看清这个人的侧脸,他脸上戴着一只金丝边的框架眼镜,侧脸线条流畅,皮肤白皙,谈不上阴柔但是也不能说是清秀,应该就是他妹妹整天在他耳边的念叨的娇弱美人儿。

    他其实不想打破这个和谐的气氛。

    “看海啊。”

    “海有什么好看的。”方知遇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摸了摸脑袋。

    黑压压的一片,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褚向澜回头看了他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突然笑了。

    方知遇被他的笑弄得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他甚至觉得这还挺好看的。

    褚向澜耸了耸肩,继续看向海面,放眼望去风平浪静,但是近处却惊涛拍岸。

    “我很好奇,这深海底下到底是什么样的。”他说。

    方知遇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这下面就像是万丈深渊,岩石交错幽深无比。

    他看了一眼就不敢在往下看过去。

    褚向澜被他吓到的模样只觉得好笑。

    “方侦查,当蓝衣怎么还恐高啊。”

    方知遇知道他貌似是在嘲讽他,他也不生气。

    “这多危险,万一掉下去了怎么办。”

    “要不你就从这儿把我推下去,我真想看看这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褚向澜抬起头看着方知遇笑着说到。

    方知遇觉得他奇怪。

    回到侦查局交班,侦察局的同僚张小禾看到他顿时拿着水杯迎过去把手臂挽到了他的脖子上。

    方知遇笑着抢过张小禾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大口,张小禾哎呦一声,不满的看着他,但是却没抢。

    “我刚打的水呦我。”

    方知遇对着他吐了吐舌头,端起水杯又是喝了一大口。

    张小禾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这么高兴呢,你是真没长心!”

    “第一次看见从侦查大队调到这当个巡逻警还能这么开心的。”张小禾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吊儿郎当的方知遇,随即他看了眼四周,小声的继续说道“你说说你,怎么着也是大局长的公子,和你爸认个错就调回去了,你说说你较什么真都!”

    方知遇一听张小禾说这件事脸色顿时不好,他拿开张小禾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没好气的说道“多管什么闲事啊你!”

    张小禾切的一声,夺过方知遇手中的水杯走了。

    方知遇。

    c市罪恶侦察局总局长的三公子。

    以前可是很厉害的人物,办案手段果决,不讲人情,局里给他一个外号,叫“冷面铁手”。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和方兰国闹得很不愉快,被调到了最清闲的分局,整天吊儿郎当的和从前那个冰块脸比起来就像是回到娘胎里重新走了一遭,每天嘻嘻哈哈的让他去执行任务也是心不在焉完全不当一回事,就这样一路降级到了巡逻蓝衣。

    张小禾坐在电脑桌前看着监控,余光扫到下班了还不回家在那里吃着花生米的方知遇摇了摇头。

    张小禾以前刚进侦查局的时候就听过方知遇的事情,对他很是崇拜,并在心里默默地把他当成了偶像,奈何自己是个小透明,就想着哪天能破个大案子能见上一面,只是他没想到,他的偶像就这么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现在上面给我们施加压力,偏偏案发现场的监控坏了,我是不眠不休的看了几天,眼药水都用完了一瓶硬是没看出来一点蛛丝马迹,这杀人犯是成了精不成,哪个地方有监控他都知道。”

    侦查局已经到了赏金找目击证人的地步,可是十多天过去一个来提供的都没有。

    和死者有关系的都一个个的排查了,都有不在场证明。

    方知遇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继续往嘴里扔着花生,像是一点的都没听进去的样子。

    “你说说你,咱们为什么当蓝衣啊,啊?”

    “学校毕业的时候,我们宣誓过,那个誓词是怎么说的来着,我志愿成为墓国和平联合国侦查链,献身于崇高的墓民侦查事业,打击罪恶犯罪,公正严明,矢志不渝,再看看咱们现在,一个在这里喝开水一个在这儿吃花生米,唉!”张小禾瘪了瘪嘴,摇了摇脑袋,他从小长得就机灵,又看了一些热血电影,觉得他自己生来就是一块当卧底的好材料。

    方知遇没说话,他点燃了一颗南京烟看着自己帽上的徽章。

    闻见烟味,张小禾皱着眉伸出手扇了扇,他转过椅子,看见方知遇在吸烟立马跳起来,着急的说道。“诶呦喂,我的方三少爷啊,侦察局禁止吸烟,你不怕被看见我还怕呢。”

    方知遇没管他,脸上浮现一抹坏笑,拿起手中的烟深深吸了一大口。

    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掐掉烟,看向手机,发现是他的妹妹方玲玲。

    “喂,玲玲,怎么突然给你哥打电话,懂事了?”

    没等他继续说下去,方玲玲就在电话那头,哭着说“快回家吧,大哥他……”

    方知遇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逐渐凝固,神色凝重。

    他的大哥,方红星。

    说是他的大哥,他其实是没有过多的印象和感情。

    他八岁的时候见过他一次,十二岁的时候见过几次,除此之外,他的这位大哥一年四季十二个月是不见人影。

    他这个大哥倒是很喜欢惹事,只要是打电话就是需要那一位来给他摆平。

    他挂下电话,其实心里是很平静的。

    他立马穿上外套,就起身,张小禾被他突然变脸的表情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说“你这突然是怎么了?”

    方知遇戴上帽子,整理了下衣服。

    “我大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