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翠玉白菜拱了猪 > 第11章 渣女烙印第一天

第11章 渣女烙印第一天

 热门推荐:
上班第一日,林碧衡早早起床,这才发现院中住了不少神仙,无一例外全是女的。经过询问才得知像他们这种大龄单身神仙也是分男女宿舍的,有仙侣的住在隔壁宽敞些的院落,宿舍也能稍微大些。

    大家都挺闲的,对于她这个新来的很热情。可惜林碧衡想尽快适应“打工人”的生活,于是一路打听着前往了三重天的菜园子。神仙都是不用吃饭的,因此她可以说是闲职中的闲职。

    看着眼前大约两亩地大小的菜园子,林碧衡挠挠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如今她的心情大约便和考上农业大学的学生差不多,辛苦奋斗十几年,到头来还是要种地。

    林碧衡拿着早晨领到的种子,蹲在地上研究了半晌,欲哭无泪。她是棵白菜没错,可她是被别人种出来的,又不是自己把自己种出来的。

    反正研究不明白,林碧衡也不管是否需要育苗,索性将一半的菜籽分品种种上了,剩下的便交给时间吧。

    神仙上班最大的好处是不用打卡,林碧衡浇完水后便回了九重天,她想去看看朋友。

    经过打听,林碧衡来到了弯弯与花娘所住的情侣宿舍,果然比单身宿舍要好。正在一块嗑瓜子的四人看见她先是一愣,然后林碧衡便被弯弯热情地抱了个满怀,埋首在她胸口的林碧衡,险些被胸器闷死。

    “呆菜你太励志了,这么快就飞升了。”

    林碧衡好容易喘了口气,怀中又多了个花娘,花娘弓着身子在她胸口使劲蹭了蹭,“林姐姐,人家好想你哦,快抱抱人家。”

    三个女人还在抱来抱去,孟啸抻长脖子往林碧衡身后瞄了好几眼,将花娘拉进自己怀中,“元逸呢?没和你一起?”

    说起元逸,林碧衡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弯弯这才发现不对,忙拉着她问发生了什么。

    林碧衡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听完后几人相互看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呆菜渣了元逸!

    “那你为什么会飞升?”金丹飞升,闻所未闻啊。

    林碧衡耷拉着脑袋,哼唧道,“百业仙君说我是因功德飞升的。”

    这得是救世的大功德,才能以金丹之体飞升吧。

    “我现在不是金丹了,飞升之时结婴了。”林碧衡解释。

    弯弯捏着她的下巴上下左右地看,“元婴让你很自豪?”

    林碧衡:“”我没有自豪啊。

    “林姐姐,你到底做了什么救世的大功德?”花娘捧着脸好奇道。

    对于这个问题,林碧衡也想知道。

    “不知道,可能是上辈子扶老奶奶过了两回马路吧。”

    弯弯一把拍在她脑门上,嫉妒道,“你肯定是走了狗屎运!”

    林碧衡扒掉她的爪子,蔫了吧唧道,“走运就走运,为什么一定是狗屎运!也不知道元逸怎么样了,幸好三天后我就能下凡去了,到时候拐去聚灵山看一眼。”

    孟啸翻了个白眼,嘲讽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等你下凡元逸都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话一说完,林碧衡便愣住了。花娘便拽他一把,气呼呼冲他瞪了一眼。

    “林姐姐,你别听他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孟啸还欲再说,却在几人谴责的目光中悻悻闭嘴。

    “天上一日,地上真的一年吗?”林碧衡瘪嘴。

    弯弯没好气地冲孟啸翻了个白眼,摸着林碧衡的脑袋瓜哄道,“事实虽是如此,但对于妖来说,三年不过转瞬即逝,你不用太担心。”

    呜呜怎么办,情侣吵架最怕冷战,三天都能分手,更遑论三年。

    “林姐姐,你别哭啊,你既得到了他的人又得到了他的心,短短三年,他肯定不会变心的。”

    “花娘说的对,呆菜你也别太担心了。”

    呜呜“我没有得到他的人。”

    闻言,四人表情同时微妙起来,所以…你是在哭这事?

    弯弯面上一喜,“这不正好嘛?”

    “嗯?”

    大家同时看向她,哪里正好了?

    “你俩在一块七年了,你都没有得到他,说明他不行!为了你的幸福生活,姐姐建议你换个人。我看前些天飞升的那只孔雀就不错,眉眼精致,长相风流,宽肩细腰,看一眼就让人心跳加速,双腿发软唉?风郎你做什么?”

    弯弯的长篇大论尚未结束,三个局外人就被男主人赶了出来。

    看着紧闭的房门,隔音的结界,不难想象,里头两人应该是有重大家庭问题需要解决。

    林碧衡叹了口气,花娘凑到她跟前道,“林姐姐不要难过,我觉得弯弯姐姐说得没错,那只孔雀确实挺好,人家偷偷看过两次,的确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唉?孟孟人家还没说完呢。”

    看着另一个小姐妹也被拖走交流了,林碧衡更酸了,想了一会儿,她决定去找百业仙君问问。

    一路来到百业仙君的宫殿前,门口的守卫将她拦下,并告知她百业仙君出门了,两日后回来。

    “大哥,如果我想下凡去,需要什么手续?”

    守门大哥看她一眼,认出她是昨天刚刚飞升的新人,于是耐心科普,想下界需要百业仙君给的令牌,否则是穿不过一重天的雷海,若要硬闯,直接劈成渣渣。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林碧衡道谢后,唉声叹气地往回走。

    垂头走着她,专心想着心事,没注意路况,一脑袋装上了根结实的“柱子”。

    “仙子小心。”柱子拉了她一把,小心提醒。

    林碧衡捂着额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着五彩华服的男子,眯着好看的凤眸看着她,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如玉的面上自带风流,手中握着一把羽扇。

    “多谢。”林碧衡打量了被撞的男子一眼,绕过他准备走。

    男子面上有些惊讶,心觉有趣,右移半步,挡了她的去路,“仙子是刚刚飞升吗?”

    林碧衡无精打采地点点头,准备再绕,那人同时动作,再次将她挡住。

    男子彬彬有礼道,“在下屏岚,还未请教仙子名号。”

    林碧衡烦躁地看他一眼,“我叫林碧衡,是一颗白菜。”说罢,不再给他反应时间,绕过他扬长而去。

    屏岚摇着羽扇,眸中溢满趣味之色,似乎碰上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林碧衡回了院子发现众仙叽叽喳喳凑在一块拉呱,没有一个办正事的。林碧衡左躲右闪从一群女人中穿梭而过,脾气好点的主动让路,脾气不好的还要“哎呀”一声外加瞪她一眼。

    短短十米的路程,林碧衡走出了刀山火海的感觉,耳边还要受着她们的摧残,林碧衡听了一耳朵,发现她们讨论的也是不久前飞升上来的花孔雀。

    “孔雀小仙官真有你说的那么英俊?”

    “那还有假!凭我纵横情场数千年的经验来看,他不仅长相英俊,身材绝佳,指不定啊”

    “指不定什么?快说啊你。”

    “指不定还天赋异禀。”

    这话说完,众仙子齐齐“哇啊”出声,似乎被戳到了兴奋处。

    林碧衡进屋前回头看了一眼,方才院中的仙子正争先恐后外跑去,院中瞬间宽敞了。

    林碧衡:“…”早知道就晚点进来了,还能少遭受两个白眼。

    坐在床上,林碧衡想着还要两天才能下凡,心中十分烦闷。坐了一会儿便有点坐不住了,想着找点事情做做,转移注意力。

    蹲在菜地里的林碧衡,看着被自己刨得乱七八糟的地,想了想又将地里的种子挖了出来。

    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林碧衡决定重新种,她还做了规划,这块中白菜,那块中萝卜。

    正嘿咻嘿咻干得起劲,突然有人出声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碧衡抬头看去见是今日碰到的花美男,叫怦然?

    “仙子不认识我了?我是屏岚。”

    哦对,叫屏岚!

    “我在种菜。”

    屏岚微微挑眉,看看她手中的锄头,又看了看她正在往外扒拉种子的手,脸上的怀疑之色不要太明显。

    林碧衡感觉有些尴尬,扒拉扒拉被她刨开的土坑,正想解释,却见他一脸兴奋。

    “你在整人?搞破坏?”

    林碧衡一噎,这是不是有点阴谋论了?

    “我帮你。”屏岚并排蹲在林碧衡身边,两只洁白如玉的手奋力扒拉着土。

    林碧衡连忙制止,“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不用客气的。”

    …谁和你客气了,是你把种子都扒拉没了!

    “这些种子还得留着呢,你别扒拉的到处都是。”

    屏岚刨坑的手一顿,面上带着感动。

    林碧衡:“?”这人指定有点毛病。

    “你虽长相普通,人却十分善良。”

    他是什么意思?

    “搞破坏都不忘记给种子留下一线生机!真让人感动。”

    林碧衡:“…”怎么解释他才能听懂?

    林碧衡不想被人随便发好人卡,只好深入解释,不想等她解释完,屏岚更感动了,一双凤眸噙着水光。

    “天庭竟然还有如此勤勉的仙子?实在难得!”

    林碧衡无语,心想这个人飞升时肯定被劈坏了脑子。

    不过有人做伴,时间似乎没有那么难熬了。俩人蹲在地里刨着土,聊着天。

    “你怎么没和其他仙子一块?”

    “她们都在讨论一只花孔雀,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屏岚扒土的手一顿,试探性道,“她们都讨论了些什么?”

    林碧衡专心将种子挑出,随口敷衍道,“好像是说他长得俊,身材好,嗯…还有天赋异禀?似差不多就这些吧。”

    “天赋异禀?”

    “哦,就是说他那处长得…”一心不可二用,林碧衡差点就说秃噜嘴了,立刻闭嘴,及时止损。

    林碧衡虽然没说全,但是屏岚还是听懂了,不自在地将两条腿拢了拢。

    林碧衡干笑两声,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