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邪灵】

 热门推荐:
离专业考试没几天了。

    笙笙紧巴巴盯着应殊,生怕他有时间学习。

    连睡觉、午休都让他躺在自己旁边,要么给自己讲故事,要么给自己念书。反正得拿小手把人勾着、吊着。

    他那黏人样子太过,离不开的样子,像块带劲的小牛皮糖。

    应殊明白,热恋期小情侣都是这样的。

    但笙笙从来没说过喜欢他,于是他偶尔装作无意,去触碰那件没有说开的事情,试图给自己的地位增砖添瓦。

    应殊有意无意,眼神也有点飘忽:“你就这么离不开我?”

    笙笙鸦羽似的睫毛抖了抖,他哼哼两声:“才不是。”

    “那你能放开我吗?马上要考试了,我需要复习,小男朋友。”

    最后四个字,他咬着音,带着轻佻意味。

    果不其然,笙笙一脸紧张的把他拽得更紧了。

    应殊懂,爱得死去活来、离不开他。

    摆在面前的答案太明确了,都不用选择考虑。

    应殊随着他,在笙笙午睡的时候翻起了学校通知。

    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私聊了他。说是有人挤掉了他的某个单向资助款项。

    应殊检查了一下资助名单,自己的名字被桑衡给顶了。

    桑衡的名字,他并不陌生。虽然大学里经常见不到面,也不怎么熟,但两个人排名时常接近,应殊往下扫的时候,经常能扫到这个人。

    应殊有些奇怪。

    朋友立刻给他八卦了豪门秘辛之真假少爷抱错记,并将此事定义为“桑家有权有势”。

    应殊敛下心神,并不是很在意。

    笙笙彻底睡熟,小手从他衣角滑落,应殊把他的手重新放到自己腿侧,伸手扣紧了对方柔软的手指。

    头一回开—荤(未果)、又头一回恋爱,应殊脸红心跳,他光是玩对方手指都能玩一个小时,还偷偷咬过对方指尖,跟个变—态似的。

    没办法,笙笙太软、太娇,跟他这种大高个不同,对方软软糯糯,就好像在吸引人一口吞下去。

    应殊也就敢偷偷吸吸对方味道,再趁着人家睡觉,偷偷嘬一口脸蛋或者舔舔唇瓣——拜托,他那不是偷偷悄悄,他那是合法喂养自己小狐狸精或者小魅魔男朋友。

    就在应殊压着笙笙亲—肿嘴唇的时候。

    07、08脸色沉沉出现在门口。

    “要点脸。”

    “不要脸。”

    笙笙被叫醒了,顾家别墅来客人了。

    顾钊此事不在,笙笙作为小主人,得下去见人。

    “出去。”07防贼一样盯着应殊,恨不得张开双臂把笙笙挡得结结实实。

    应殊挑了挑眉,被08领取了隔壁。

    笙笙熟练张开双手,让07替他穿衣。

    07替他选了件黑色小西装,配上风琴褶的衬衣,看起来俏皮又庄重。

    再给笙笙系领结的时候,07突然抱住了笙笙的腰。

    “小少爷为什么这么喜欢应殊?”

    笙笙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明白过来,07是打算让自己放弃对方,不要再找对方麻烦。

    【对了,但没完全对:)】

    001突然开口,笙笙还愣了一下。

    笙笙用力把07推开,他用了不少力气,脸都涨红了。

    “我、我哪里知道啊。喜欢就是喜欢啊。”

    他这幅眼神闪躲、脸颊泛红的样子,落在07和门外偷听的人眼里,那就是粉面含春、少年心事。

    07阴鸷眼神,恨不得把唇瓣咬烂。

    笙笙没管他,径直下了楼,刚出门被门口的08和应殊吓了一跳。

    应殊脸色那个喜气洋洋,跟马上要娶新娘一样。

    笙笙一开始没明白他怎么这么开心,等下楼一看,恍然大悟——

    原文受,桑衡来了啊。

    ——

    【原文里,主角攻对主角受一见钟情,两个人又是死对头,你明白什么是死对头吗?】001给他翻了下《穿书热词词典》,【写作死对头,凡事都要对着干,翻译作暧昧对象。】

    笙笙悟了,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他们在我眼皮底下已经勾搭上了!】

    【上帝给了你一双眼睛,是希望你好好休息:)】

    笙笙听不太懂001的阴阳怪气,他相当理解系统作为程序,不时出现bug也是正常,他是不会因为系统先生出现bug而生气的。

    当然,如果系统先生在他面前显化形体的话,他一定会拍拍他的脑袋。

    他以前看过的,坏掉的机器,拍一拍就好了。

    “怎么是你?”笙笙从楼上走下去,像童话世界、古典油画里走出来小殿下。

    桑衡目光顿时黏在他身上——

    短款西装外套将重心强调在他一只手能握得过来的小腰上。

    腰肢线条深凹,衬衣贴着腰线,遮得严严实实,往下是两条纤长的腿。

    小腿紧紧包裹在深色长袜里面,腿肚到脚踝呈现出一条流畅弧度,勒出惑人的肉感。

    从他一下来,桑衡胸腔内突然涌入热流,目光无法离开对方。

    “没想到你家跟我家离得这么近,早知道你跟我是邻居,前几天聚会就请你来了……”

    桑衡目光落到旁边应殊身上,脸色瞬间沉下来。

    “……应殊?”

    应殊淡淡点了个头,表示打过招呼。

    桑衡抬了抬眼皮,神情间有些刻薄。

    “你怎么在这里?”

    应殊冷漠得像块冰,从头到尾写清楚“不熟”,但又迫于顾笙笙看过来的视线,勉强给了他面子,回应道:“小男朋友在这里。”

    “小男朋友???”桑衡语气拔高了两个音,他嘴角抽了抽,手指指向顾笙笙,“你说你是他男朋友?”

    他反应激烈,衣料摩擦发出刺耳声音。

    “你们都搞在一起了?”

    桑衡那副被抢了老婆的表情,应殊简直不要太熟悉。

    这栋别墅里,太多人都露出过同样的表情。

    也没问过正主,自顾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

    应殊希望他们搞清楚,现在跟顾笙笙有正经关系的,不是“哥哥”“仆人”,更不是眼前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邻居”,而是他。

    “注意你的用词。我们是合法在一起。”

    桑衡怒气冲冲瞪着应殊,恨不得把他剪掉。

    应殊泰然自若,轻松享受着周围人敌视、痛恨却又干不掉他的目光。滚烫目光能够让他明白,顾笙笙是他的。

    【他们目光好火热啊。】笙笙没见过一见钟情,吃鲸又好奇。【一见钟情到底是什么感觉啊?噼里啪啦,能溅起火花?能当助燃剂吗?我看漫画里写的,眼神勾缠滋啦滋啦。】

    001:【少看点漫画。】

    笙笙不满:【系统先生又不能跟我描述一见钟情的感觉,还不让我看漫画,过分。】

    001:【一见钟情就是……】

    笙笙:【是什么?】

    001的声音却渐渐低下去:【你天资愚钝,说了也不懂。】

    笙笙哼哼两声:【最好别让我记起谁给我的评语,否则哼哼。】

    001:【否则?】

    笙笙说:【我的拳头可不是面团捏哒!】

    001:【:)】

    【也不知道他们的深情对视,还要多久。】笙笙捏着块酥脆饼干,咬了一口。

    点心很好吃,没几块,他趁着那两人“眉目传情”的机会,他簌簌吃着点心,很快就吃光了。

    唇边沾着些碎屑,他舔了舔唇角,发出点水声。

    那两人立刻调转目光,向着他看过来。

    笙笙还想嘬嘬指尖,被两个人盯着,有些不好意思。

    应殊说:“你怎么一个人吃完了?还没尝到味。”

    07恭敬道:“我现在去做一点。”

    应殊走到笙笙旁边,把人抱在怀里,旁边空着的椅子不要,偏偏要挤在一起。

    应殊低头在笙笙指尖上舔了舔,舌尖触到指腹,笙笙蜷了蜷手指,眼神飘忽不定,脸蛋有些发红,更红的是他耳尖,透着光亮的粉。

    “够了吧!”桑衡快要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他背后是浓重的黑暗,周身气压极地。

    他直勾勾盯着应殊,也上前两步。

    笙笙像块夹心饼干,被两个大男人挤在中间。

    这回他深切的感受到了,“一见钟情”的火热,就连周围的气息都在打架,好似要争个你死我活。

    他手指还大咧咧伸着,食指还沾着点口—涎银—丝。

    桑衡却突然低头,犬牙咬了咬笙笙的无名指,他恶劣笑起来,像叼着白兔后颈的野狼。

    应殊面无表情盯着他。

    笙笙想抽回自己的手,没成功。

    桑衡碾磨着他的指寸,目光落在笙笙发红的耳廓。

    色泽如玉,少见光白皙匀净,如果一口咬上去,肯定会留下几天都消不掉的牙印。

    笙笙被他两折—磨得不行,应殊的呼吸就在耳后,一点点拨动着他耳尖上那一簇碎发。

    手指尖又不断传来发麻的痛楚。

    恶毒反派太难了。

    笙笙以为人固有一死,大不了就是一刀子。

    没想到温柔软刀,一刀刀割下来,见不到个明天。

    他气恼,男主攻受谈恋爱,他在中间受罪!

    他缩回手指,一把推开桑衡,又兔儿似的跳下来,在应殊脚上狠狠一踩。

    “你们两,都给我出去!”

    笙笙发了脾气,他甩了甩留了牙印的手指,让08把两个人赶出去。

    两个人被“哐当”一声关在门外,外头电闪雷鸣,下起了雨。

    躲在同一个屋檐下,桑衡面容藏不住扭曲和焦躁。

    “应殊,你什么都要跟我抢,对吗?”

    应殊这回想起了被顶替的事情,又看到他那种神情,挑了下眉,面无表情说:“你真恶心。”

    也不知道谁开始动手。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大雨倾盆,他两一拳一拳恨不得把对方捶死。

    屋外动静惊扰了笙笙,08问:“要去阻止他们吗?”

    07冷嘲热讽:“阻止什么?一起死了不正好,送到火葬场,还能打对折。最好给他两装一个罐,打个千百年。”

    笙笙想,你们这些凡人都不明白。打是亲骂是爱,实在不行用脚踹。

    你看你看,这不是踹上了吗?

    笙笙发自内心的感慨:“你们关系真好啊。”

    明明不大声,偏偏屋内屋外的人都听清楚了。

    四双眼睛直勾勾看过来,打架的两个人突然就停手了,甚至异口同声。

    “谁跟他关系好!”

    “谁跟他关系好!”

    桑衡:“妈的,别学老子说话!”

    笙笙一脸悟了的表情,点点头,声音拉出个尾音。

    “我懂,我明白。”

    应殊抹了把脸,把额发往后一撩,目光灼热深沉。

    “你懂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