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西瓜籽 > 第10章 追星·跑步

第10章 追星·跑步

 热门推荐:
假期总是消逝得极快,对于把精力花在学习上还是花在玩上的两帮人来说都是如此。

    新的周一是个雨天,上午第二节下课后的出操因地面湿滑取消,姜映荞从选科班出来排队打水,刚好碰见了同样出来打水的习凝。

    “荞荞!我困死了!”习凝整个人歪在姜映荞身上,眼睛半闭着,好像原地就能睡着。

    “嗯?你昨晚可是睡得最早的一个,我刚洗完脸你就跟床融为一体了。”姜映荞抚了抚习凝没梳整齐的头发,发出靓女疑惑。

    “我周五晚上熬了个通宵,周六是第二天凌晨四点睡的,真的要不行了,原地修仙~”

    “你看什么啦,怎么那么有东西看,最近娱乐圈没什么大瓜啊?”

    “我跟你说,我家老婆出新作品了呜呜呜!可恨我被关在这个大监狱14天,都不知道我老婆新剧定档了!!!回家狂追18集!实在是太美太飒喇!!!”追星少女在线疯癫,连打水的队伍排到了她了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她的亲亲室友大声提醒才得以从修仙状态回过神来。

    “我在热搜上刷到过那部剧,景甄好像是女二?”姜映荞从前也知道这个女演员,在跟习凝、余葭做室友以后,她就频繁听到这个名字。

    “我家老婆演技这么好,又那么美,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部女主剧啊呜呜呜……”

    姜映荞从前的同学也有许多追星的,偶尔她在课间看书写作业的时候,会听见邻座的女生在聊哪个顶流男明星,会在课桌上贴各种照片,在墙壁上写男明星的名字,有时也会听到女明星的名字,不过次数不多。

    景甄应该不算特别火的女星,姜映荞没有在各大商场、广告位看到过她的人像,但是对她非常有好感,因为这个女星在多年籍籍无名的生涯里考了q大的心理学研究生,还支教过两年,在某权威杂志上发表过摄影作品,出过游记题材的书籍。

    “女主剧没有就算了,连综艺都没有,物料少得可怜,孩子都要饿昏头了……所以你知道我知道她新剧播了有多激动么?!!!”习凝疯狂摇晃着亲亲室友的手臂,幸好姜映荞将倒满水的杯盖拧紧了。

    “不一定要看到她嘛,你去看她的书、她杂志上发表的散文,不都很好么,也是一种滋养。”

    习凝一直半开的眼皮子突然撑得极开,她像在做研究一样盯着姜映荞看。

    “隐藏的粉头就在身边!!!”习凝突然激动起来。

    “这只是对优秀的人的一种欣赏。”姜映荞无语解释道。

    “嘿嘿嘿~”习凝自顾自嘿嘿笑着,满眼都是“我懂,我都懂”。

    姜映荞回到选科班教室自己的位置上时,发现课桌上多了一只纸袋。

    余葭不在旁边,估计是去办公室练英语听力了。

    她转头来回看看,发现班里大部分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她最后将这只纸袋放到讲台上。

    那只纸袋最后何去何从姜映荞并不关心,只要它别打扰到她的学习生活就好。

    然而天不遂人愿,姜映荞下午放学后在操场上跑步时,被纸袋的主人挡住了去路。

    “姜映荞!我给你的礼物你收到了没有啊?”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突然占据她的前跑道。

    “你谁啊!”姜映荞烦躁,最烦的就是这种人,跑步岔气他们负责么?

    男生好像突然一噎,语气有些不可置信。

    “你没听说过我么?我廖炜怎么说也算是年级里的风云人物,我就在那里打篮球,刚才篮球飞出去你还帮我捡回来嘞!干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廖炜说着说着就变得笃定,语气调笑起来,“喂!我也送了你好几次礼物了,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篮球滚到我那边我踢回去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么?”姜映荞感到不可思议,学校大了什么人都有,脸大如盘、恬不知耻还毫不自知,“你偶像剧看多了吧,我不认识你,也没有收过你的礼物,也不会跟你交往。”

    姜映荞看见政治老师侯楚馥一个人在前边跑步,她加快了速度,溜到了对方身边。

    廖炜原本要追上去问清楚,却因为牵扯到老师,熄了火。

    谈恋爱追人这种事,私下里怎么过火他都做得出来,但是不能闹得老师都知道,他还记得上半年谈了一个实验班的女生,结果人家成绩退步,被找出了谈恋爱的落后原因,他不仅被通报批评留下处分,还频繁被叫去谈话,要是遣送回家还能玩玩手机正大光明地不用上课,没想到学校竟然不用这一招,竟然让他待在空教室写几千字的检讨和抄整本的学生手册,学生手册怎么也有硬币那么厚,还要抄十遍!

    天知道他读书都没磨出茧子,罚抄给磨出了茧子!

    “炜哥,你真的还要找实验班的女的谈啊?成绩好的女的容易翻脸不认人,就上半年那个,后来还不是在老师面前哭哭啼啼地卖惨认错,没事人一样现在照样还是去了实验班,照样还是老师眼里的尖子生!”同廖炜一起打篮球的男生凑了上来。

    “可是她漂亮啊!那小眼神儿劲劲儿的,老子以前谈的都是清纯挂的,她这样的我当然要试一试。”廖炜的眼中尽是志在必得,“老子这回小心一点儿,刘秃头抓不到不就行了,那回是因为骆婉如成绩退步被找到了蛛丝马迹,姜映荞是转学生,又没有原始成绩对比,谁知道啊?而且像她这样中途转学进实验班的,指不定父母又砸了十万进来,别看她好像很爱学习课间都不怎么出教室,真实水平没考试谁知道啊!”

    “而且就算再被抓到,老子也早就雇好人帮忙抄东西了,这回别想让老子抄一个字!”

    “哥你这是吃一堑长一智啊,条理清晰!逻辑缜密!天衣无缝!”

    “别吹了,我问你啊,我送姜映荞的礼物你放她桌子上了没?她怎么说没收到?”

    “好像是这样的……她不是选六的么,今天的好像放讲台上,后来被行政六班的班主任拿走了……至于前几次……放假那次她走太早了,我拜托的女生说她寝室里都没人……还有的她没收我就送给那个女生了……还有……”

    “我c,给老子丢了大脸了,一次都没收到……”

    “炜哥……”

    ……

    “老师,我一直有个问题,您一直说要钻研课本、以课本为重,但是又要我们抄笔记,所以我们背书是看笔记还是看书呢?看书的话笔记不就没用了?看笔记的话万一哪个地方写错或者漏掉哪个小细节又不好,要怎么选择呢?”

    “课本上的知识点是零散的,做笔记是为了建构你自己的知识框架,是课本的再加工,笔记就是你自己的东西了,我是建议你刚学这个知识点,整理好笔记,先对着笔记背,很熟悉了再回归课本。所以我一直不主张发提纲,其他同学跟我提我都拒绝了,知识绝不能是一个急于求成的过程。”侯楚馥跑步的速度很慢,与自己的学生说话也能保持在一个很舒服的过程里,“荞啊,我看你平时的作业啊还是对知识的掌握程度都很不错,我觉得你平时放假啊还是别的什么有空的时间,可以考虑做一下一课、一单元或者是某一块知识点的框架,会很有好处的。”

    “嗯!”

    “怎么样?你也上了两周课了,觉得我们文华跟你在庆雨的学校比怎么样?”侯楚馥早已迈入中年,脸上已经有了笑纹,但她一双眼睛仍旧是湛亮的,透露着对学生的关怀。

    “我很喜欢文华的校风,虽然很多地方抓得很严,早操、跑操、卫生、纪律,没法用手机,连吃饭抢跑都会被抓,但是它却是尽可能地为学生做到了一切,干扰很少,杂念也很少,而且遇到了很多友好的人……”姜映荞脸上的笑容是很柔软的。

    与她之前待的庆雨三中相比,文华没有各种三教九流会对过路女学生吹口哨的小混混,不会有塞满课桌的情书,她也不会隔两天就在厕所看见有学生被欺负,学校把一切都尽量做到扼杀在摇篮里。

    虽然奇怪的人在哪个地方都会有,但是在文华,姜映荞对学习确实能更加投入了。

    “不过我个人还是觉得这吃饭抢跑的问题不至于弄得这么严,什么被抓到就要每天吃饭的时候去政教处去饭卡啊,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虽然学校是怕你们出安全问题,但是啊……”侯楚馥是一个特别能站在学生角度思考问题的老师,哪怕课没讲完也从不拖课留堂是她的下课风格,因为她自己也想赶紧吃饭~

    “老师,我溜了溜了~”班主任吴寸言已经换好了运动服从不远处跑过来,姜映荞很有眼力见地跑开了。

    “哎那孩子是姜映荞吧!”吴寸言扶了扶眼镜,配合着妻子的步速慢下来。

    “对!你班上的,我选六课代表。”侯楚馥脸上划过无奈的笑,语气有点些微的骄傲,“那孩子学习老踏实了,我上一大周抽了她四次背书,每一回都是滚瓜烂熟,可给我惊喜的,选六能出这么一个可真不容易!”

    “唔那可真不错,我看过她入学考的几份试卷,成绩都很不错,学习态度好,这次月考应该能一鸣惊人。”

    “那孩子不偏科就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手里头这几个政治尖尖要么数学弱要么英语弱要么其他选科弱,难得来一个顾全大局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