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阿渊害羞了

 热门推荐:
“阿渊,你要么?”云绯看了看南渊。

    南渊抬眼看到云绯眼里的笑意,心下了然。

    “多谢师叔,只是……”南渊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许清鸿,弱弱开口,”只是弟子愚钝,符篆还不是很会用,可有什么典籍能帮助弟子理解?”

    “……”

    许清鸿扶额,这委屈可怜又有理的样子和云绯小时候还真是……如出一辙。

    这对师徒简直是……

    算他倒霉!!

    许清鸿又变幻出一本符篆典籍,任命地给了南渊,这本来是给自家徒弟准备的!

    云绯看到南渊把符篆和典籍收到了储物戒里,嘴上笑意更深,真不愧是我的徒儿。

    “你当真是宠你的徒儿。”许清鸿看着小师妹眼里的笑意,无奈浅笑,“也罢,能将你留下,未尝不是件好事。”

    说完,许清鸿起身捋了捋衣袖,似是不在意的开口:“师尊,快要出关了。”这才是他这次来的目的所在。

    云绯看着许清鸿小心翼翼地开口,眸色沉了沉,微红的薄唇紧抿。

    “嗯。”

    果然原主和世羽仙尊并不是像世人所说那般……

    “罢了罢了,我也不便多说。若是需要灵丹,便去太灵峰寻我。”

    眼眸一转,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南渊,“你好好照顾你师尊。”说完便离开了缥缈峰。

    云绯收收心神,淡淡开口:“无事。”

    顿了一会儿,看到南渊手中的符篆和典籍,勾唇一笑,“走,带你去拜访你的师叔们。”见面礼有,筑基礼也要有。

    于是云绯扫荡了江离的藏宝阁,搬空了谢俞的宝器库,搜刮了了林昀青的丹药房,踏平了顾子安的灵草地……

    顾子安:你要丹药还不够,药材也都挖走了???!!!!

    云绯:我想琢磨琢磨炼丹术,准备挖你俩的墙脚。

    日子过着过着,南渊跟随云绯在圣灵泉修炼已经过了月余了,终于到了南渊筑基的剧情了!

    云绯可是等了许久,南渊也已经来这圣灵泉泡了许久了,云绯看着眼前的东西。

    嗯~各种物件也都一应俱全,算算应该是比话本里早了足足两年。

    今天之后,南渊才算是真正踏上了修仙之路,这样她才可以正式给南渊传授剑法,正式带他修炼!!

    云绯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和南渊打气。

    只要自身足够强大,战胜心魔一定不在话下!!!

    “师尊。”南渊软软的叫了一声云绯。

    看着走过来的小少年,云绯眉目如苏,眸中溢出点点笑意。

    “过来准备一下,我的小南渊要筑基了!”

    “这是筑基丹,你先服下。”

    云绯拿出一枚丹药递给南渊,“在筑基过程中,可以帮助你不为外物所干扰。”

    南渊一双葡萄般的眸子溜溜的看看丹药,又看看云绯,“阿渊怕苦~”

    云绯对上南渊委屈巴巴的眼神,满是无奈。

    这段日子相处以来,她发现这小家伙实在是黏她黏得紧,也越来越会撒娇了,活脱脱一个惹人怜爱的大白兔。

    “不苦的,阿渊吃过之后,为师喂你吃糖好不好。”

    云绯右手手心变幻出一颗糖果,左哄右哄,可算是让南渊吃下了筑基丹。

    南渊吃下筑基丹之后,便开始打坐。

    云绯守在他身边,为他护法,同时暗戳戳地以自身灵力为南渊疏通经脉。

    良久之后,南渊睁开双眸,只觉周身灵力充盈,浑身更是十分轻松,抬起手,仿佛能感受到掌中灵力涌动。

    他筑基了!!

    南渊微微闭上眼眸,前世虽然也有筑基,但是完全不是这般感觉,想来应该是云绯为他彻底疏通了经脉。

    南渊抬起眼眸,映入眼帘的便是坐于圣灵泉中的云绯,南渊怔怔的看着眼前这真正的天人之姿,出了神。

    那双含情的桃花眼紧闭,不似往日那般勾人心魄,这样看来倒很是乖顺。

    云绯眉头微动,南渊深邃的眼眸倏然一动。

    “师尊。”

    云绯听到一声软糯的声音,睁开眼便是自家小徒儿,心下一软,“来,让师尊看看。”

    南渊眼眸微动,在灵池内走到云绯面前,如此近距离看她,只见云绯脸颊红晕,大半墨发也浸入了泉水之中,一身红衣早已被灵水浸湿,隐隐约约透出白皙的肌肤,再往下……

    南渊赶忙止住眼神,狂念清心咒。来圣灵泉修炼的一个月,他都是直接封了自己的感官,今日倒是太过激动忘了这回事儿。

    云绯看着又闭了眼的南渊,心下一紧,双手抓住了南渊的胳膊,“阿渊??怎么了?感觉如何?”

    南渊只觉被云绯触碰到的地方如火灼一般的炙热。

    云绯盯着南渊,正对上南渊略带惊愕的眸子,眼底似是闪过一股狠劲儿,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吃了。

    云绯愣了愣,缓过神来,南渊脸上之前的神情全都消失不见,只见一张稚嫩的小脸涨的通红,眼里满是慌张和羞涩。

    云绯讶异,想了想,这小娃娃难不成……

    是害羞了?

    云绯看着南渊红扑扑的脸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弯着眼眸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一番难得的好风景,“阿渊这是害羞了?”

    “师尊莫要取笑弟子了。”

    南渊只觉羞涩万分,嘴唇紧闭,嘴角微微下压,走出池子匆匆离去。

    “噗。”

    云绯看着自家徒弟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大好,这小孩子太可爱了吧!

    云绯慵懒地躺在灵泉池边,突然想起了那个许久不见的小八,顿时来了兴致。

    【统,南渊筑基了。】

    半响,没人应答。

    【小八???】

    云绯扶额,果然是个不靠谱的。

    想着想着又闭上了美眸,准备好好感受这灵泉的滋养。

    突然,云绯睁开眼眸,向西边的草丛施了一道灵力,语气冷冽,“出来!”

    只见一个白团子滚了出来……

    没错,是滚。

    云绯看着这一坨白色的不明物体,嘴角挂上一抹笑容,“可要让本尊帮你打回原形?”

    只见那白团子立马缩了缩,滚到了离云绯稍微远点的地方。

    还没滚稳,就听到略显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