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守望 > 第18章 第十八眼

第18章 第十八眼

 热门推荐:
chapter18

    这晚上韩秉宗睡得不太好,夜里醒了好几次,起初嫌房间里太热,开了空调后又被冻醒,反复多次,好不容易入睡后,又开始做光怪陆离的梦。

    梦境很乱,一个接着一个,但无一例外,都是压抑的,时而梦到小时候跟初昕吵架,时而又梦到高中课堂,快要高考了他却模拟卷半点做不出来,知识点都忘了个干净。

    可就算是在梦里,初昕都已经被保送到a大,还有了一个男朋友。

    只不过梦里初昕的男朋友不叫祝梓钧,而是裴柯垣,那张脸在韩秉宗的梦里很模糊,根本看不清五官,但韩秉宗听到陈尚琳夸了句,“好帅的混血。”

    毫无道理,明明是个华裔,梦里在陈尚琳口中却成了混血。

    之后韩秉宗就醒了,天还没亮,他睁着眼看乌漆漆一片的天花板,梦里的压抑感还延续着,即便梦境是如此荒唐他也笑不出来。

    韩秉宗看了眼时间,才四点半。

    他闭眼继续躺着,可回笼觉今日已离他远去,他没能睡着,就这么躺了半个小时,愈显烦躁,索性爬了起来,上椭圆机锻炼。

    今天天气不错,天亮之后,太阳初升,气温也正好,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约初昕之前韩秉宗特意看过天气预报,见天气不错才定了去高中校园一游,只是经过昨晚这一变故,这场相约大概已经泡汤。

    可初昕也没说不去。

    韩秉宗一时拿不准她的意思。

    在他看到时钟指向七点时,便想去对面敲门问问,门都打开了,他却没踏出去,心想初昕可能没那么早起,把她吵醒了还得遭一顿她的起床气。

    他又把门关上,不觉得饿,也就没搞早餐,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他点进了初昕的朋友圈。

    她朋友圈里并没新鲜的内容,最新的两条都是应医院的要求分享的链接,再往前就是她回国那天发的一条“终于回来了”,配图是飞机上拍的云层,他之前就已经看到过,还给点了个赞。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一条一条地往下翻着。

    老小区的隔音没那么好,天亮之后楼下就开始有了大爷大妈的交谈声,而当对面开门关门,声响会听得异常清晰。

    韩秉宗当即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站起来之后又顿在那儿,并没有开门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

    几秒之后,大门的密码锁开始“嘀嘀”作响,很快,大门打开。

    初昕走了进来,看到他站在客厅里,吓了一跳,说:“你起床了啊,那怎么没回我微信?”

    韩秉宗:“你发我微信了?”他抬起手机看,“没有吧。”

    也就是这时候,聊天框里同时出现了好几条消息。

    【起床没】

    【我好饿,你那里有早饭吃吗】

    【没起吗?那我直接过去了】

    【大门密码没换吧?】

    “哦,现在收到了。”韩秉宗说。

    初昕吐槽,“你这什么破网。”

    “是你那儿的问题吧?我这里网好得很。”

    初昕才不信,“我用的流量啊,能有什么问题。”但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却发现已经连上了无线。

    韩秉宗:“你手机自动连上我这儿的wifi了吧,刚才你在对面太远信号不好才发不出来。”

    初昕撇撇嘴,“你居然这么多年都不换wifi密码。”

    “我没事换密码干嘛?”

    说话间,初昕已经熟门熟路地去了厨房,打开冰箱翻找,“有吃的吗?”

    这熟悉的模样,仿佛她住在这里的日子还在昨天。

    “不知道,”韩秉宗说,“阿姨准备的食材。”

    初昕已经找到了面条和青菜,鸡蛋也有,冷冻区里还有肉丝,“有,来烧面。”

    韩秉宗没动,“我不想烧,点外卖吧,要不然就你来烧。”

    初昕眯着眼看过来,“真不做我朋友了?”

    韩秉宗:“哪个朋友又给你打扫卫生又给你烧饭的?你男朋友都没到那程度吧?”

    “谁说,柯垣厨艺可好了,做家务也特别勤快。”初昕反驳道,“而且他中餐西餐都会做,特别厉害。”

    韩秉宗顿了下,心道我当年也把你照顾得妥妥帖帖,嘴上说:“别夸了,要夸你向琴姨去夸,跟我夸有什么用?”

    他说着,人已经走进了厨房,把初昕从冰箱前挤开,“让让,别挡道。”

    初昕见他肯动手做早餐,心满意足,依言让到了一边。

    韩秉宗一边洗锅,一边道:“把你厨房锅碗瓢盆都准备好,到时候可别来我这儿蹭饭。”

    初昕轻哼,“等柯垣来了,你可别被他的厨艺吸引,天天上我们那儿去蹭饭。”

    “不可能,你放一百个心吧。”

    初昕在韩秉宗这儿吃完了早饭,韩秉宗收碗时,状似随意地问了句:“今天还去学校吗?”

    “去,”初昕道,“我要去散散心,晚上回家还得打硬仗。”

    韩秉宗心口的郁气散了些,“怎么,不继续离家出走了?”

    “我倒是想,可这样子我妈只会更生气,唉,还是得在柯垣回来前把我妈哄开心一点,要不然她把气撒柯垣身上,让他难堪怎么办?”

    韩秉宗刚散了点儿的郁气又凝结起来。

    他不再说话,端着碗筷去厨房洗。

    他差点忘了,初昕一直都是很懂得为别人考虑的人。

    以前,他们刚在一起时,初昕就没想过偷偷摸摸,打算主动告诉双方家长,但他不太情愿,生怕云雅茵小题大做,觉得长辈知道后他谈个恋爱颇受压力,初昕也就听了他的,帮着他一块儿瞒着家里。

    后来他们谈恋爱的事情被云雅茵发现,初昕怕云雅茵骂他,主动揽了过去,同云雅茵说是她自己不想说,怕难为情。

    恋爱期间这样的事情大大小小数不胜数,即便是恋爱以前,也不是没有。

    现在,初昕的心思已经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韩秉宗创业后第一次滑铁卢发生在初昕出国一年时,损失极大,赔进了大半身家,公司差点开不下去。

    当时董子毅问他,后不后悔创业,他回答说,他只要做下决定,就不会后悔。

    很自大的话,搁现在他怕是不会再讲。

    “还没洗好吗?”初昕的声音响起。

    韩秉宗骤然回神,就见初昕倚着门框,站在厨房门口,催促说:“你怎么慢吞吞的,就两口碗。”

    “好了。”他把碗最后冲了一遍,放进碗柜里。

    随后,两人一块儿去学校。

    韩秉宗给黄老师打了个电话,门卫便放了他们进去。

    因为是周末,学校里空空荡荡,几乎不见人影。

    韩秉宗原本是打算在校园里表白的,甚至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带初昕去她曾经的教室里,带着她一块儿做黑板报——他们学生时代经常干这个,两人的板书都很好。

    然后,他要把黑板报做成表白墙——需要做成什么样他都已经提前设计好。

    也是巧,他的小表弟就在这个班级,他来提前踩点时碰到了他的小表弟,小表弟身为宣传委员正在跟同学吐槽没时间做黑板报,当时他就有了这样的主意,并向小表弟表示他可以干。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今天早上他觉得初昕可能不会再来学校,已经打算把这个答应了小表弟的活丢给秘书。

    现在初昕还是决定要来,韩秉宗就没给秘书打电话。

    他陪着初昕在操场上散了会儿步,初昕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转不少,已经开始想着如何让倪琴对裴柯垣改观的办法。

    她说了一个法子,问韩秉宗:“你觉得这样行不?”

    但韩秉宗神思不属,没听进她的话,也就没答,只道:“你都还没告诉我琴姨为什么不喜欢你男朋友,连嘉叔都赞同,这个理由应该挺有道理的。”

    “韩叛徒,你真打算叛徒做到底了?”

    韩秉宗垂着眼,脚步缓慢地踩在塑胶跑道上,沉默。

    分手行不行。

    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时而甚至会冲到喉口。

    昨天晚上他被突然的消息震到,万千情绪冲到一起,脑子很乱,害怕把事情搞得更砸,他很多话都忍了下来。

    早上想了很多,想到从前,想到以后。

    他突然不想把黑板报交给秘书。

    “我们去看看以前的教室吧。”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