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分家

 热门推荐:
指望他们养老,苏小小直接“呵呵”了两声,就算是现如今已经知道了真相,可是从他们的脸上,可曾看到忏悔的表情?

    不过说句实在的话。

    这三个孩子成为这样,很大一部分的功劳,都要归咎于婆婆陈王氏。

    其实苏小小也明白,婆婆陈王氏也不是有意的。

    但是就这么经常唠叨了两句。

    就在孩子们幼小的心里面,埋下一根引子。

    就让他们自认为,她这个娘对于这个家一点功劳都没有,没有尽到作为母亲的责任,将他们抚养长大。

    当然了依照现如今这年代的人,思想观念来说。

    自从孩子父亲去世过后,她确实没有资格当这个母亲。

    但是只要往深处一想就知道。

    孩子们呢,还是她抚养长大的。

    “有没有事,我心里面有数!再看看他们这几个,娘,你感觉我将来能指望吗?从昨儿到现在,你问问他们三个,可有一个人过来问候一声?可曾过来给我赔个不是?我就算是在没有资格当他们的娘,我也将他们拉扯长大,怀胎十个月把他们生下来的。他们就不是念着我的恩情,起码也不能这样对待我。”

    “大柱,给你娘赔个不是。”婆婆陈王氏冷声说道。

    “娘,不用了,对于他们我彻底失望了,今儿家里面的人也都在,把话说清楚了,分家单过,至于将来我老了,他们乐意给抚养费就给,不乐意的话,我也不会登门去找他们讨要。”

    “你……还是苏来弟吗?”婆婆陈王氏心里面“咯噔”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问道。

    “不是以前那个苏来弟已经死了,娘,人都停了心跳十多分钟,您感觉还能活吗?”

    苏小小一句话,吓得满屋子里面的人都一个跳,一个个面带丝丝惊恐的看着她。

    一瞬间就和苏小小拉开了距离。

    黄红霞连忙躲到自家男人的身后,满脸苍白的看着苏小小,“那个老二媳妇,对不起啊!虽说当年我和谢桂芝将你分出去的,但是你也知道你的性格。老二在的时候,他能管得住你,老二不在了,你又没人管了,这不才将你分出去了。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死和我那可没有一点关系,你别找我啊!我等等给你多烧一些钱,你别找我啊!”

    “黄红霞,我草拟娘的,当年明明就是你找我的,我是不同意的,你非要这样那样,最后没有办法,我才同意的。二嫂啊!和我可没有关系,你可别找我啊!”

    婆婆陈王氏小心翼翼的靠近苏小小的跟前,伸手在她手上面摸了下来,“热的,你个死丫头,真是吓死老娘了。”

    苏小小嗔了一眼,“我说死过一次,那就是死过一次,如果我要是没有死过一次的话,娘,您感觉我以前的性格,还这样心平气和的站在这里说这些?以前我知道老宅亏待我这一房,我心里面知道,但是我脾气急,说不了两句就大吵大闹。”

    “可是现在呢?”

    反正现如今这年代还没有到祖国江山一片红的时候。

    所以乡下的人,还是很迷信的。

    像是跳大神什么的,那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那你还是我儿媳妇吗?”陈王氏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如同苏小小说的,这要是平时的话,醒来就闹得天翻地覆了,怎么会现在坐在这里,和她们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呢?

    更别说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这死丫头都没有提起过,对待她们二房不公的事情。

    今儿跑过来,说这件事情。

    这可不就是换了一个人,难道老二媳妇昨儿就走了?

    现如今她儿媳妇的身子,被一个恶鬼给占了?

    “是也不是。”

    “什么叫做是也不是。”

    苏小小看着浑身都哆嗦的婆婆陈王氏,眼眶一红,“死了,我反正我记得是死了,看到了家有他……呜呜呜!他骂了我一顿,说我就知道胡搅蛮缠的,说爹娘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你就不能好好和他们二老说一说。”

    “他说对不起我,早早就丢下我们母子五个人就走了,说这些年苦了我……”

    看到婆婆陈王氏已经哭成了泪人,苏小小心中只好无奈说一声抱歉,毕竟她不想要提起老人家的伤心事。

    奈何不得不提,毕竟她和原主的性格相差太大了。

    “一切他都看在眼里面,知道我这一劫逃不过去,早早就等着我,阎王爷说我阳寿未尽,他怕我还阳过后,还是这么蠢,就请求阎王爷过来送我一程,也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吃完过后我醒来,脑子就变聪明了。”

    “家有他跟我说,孩子不孝顺,就别指望他们了。说我年纪还轻,如果碰到合适的就嫁了,重新生一个,好好的教,将来老了,也能够有一个依靠。”

    听到苏小小这样说,陈王氏“嚎嚎”大哭了起来,差不多已经相信了一半。

    她这一辈子就养了四个孩子。

    要说论孝顺的话,就这第二个儿子最孝顺。

    小小年纪就跟着师傅学手艺。

    听她唠叨说,村子里面一个人给他娘买了银钗子。

    攒啊攒!攒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

    才给她买了一根。

    她那里是要银钗子呢?

    她是教育他,将来娶媳妇了,别忘了她这个当娘的。

    至于为什么相信苏小小说的。

    其实在这些年下来,陈王氏也不是一次两次试探苏来弟,想要问问她有没有想过要改嫁。

    原主虽说蠢得很,但是也知道,这如果改嫁的话。

    日子不一定能有在老陈家舒坦。

    待在老陈家,这活就不用怎么去干,都不会饿肚子。

    这没有钱了,张口就可以找婆婆去要。

    一家人两个工作,这一个月下来就能够抵得上一般人家,一年的收入。

    这公爹自从退休过后,一家人就等于三个工作。

    那个月不是进账,七八十块钱呢?

    她每个月找婆婆拿个一块两块钱,这小日子过得不要太爽。

    一块两块,别看少。

    但是要知道这是什么年代。

    零食在现在这年代,种类也比较少。

    麦芽糖,一毛钱就能够卖十颗。

    外加平时找小叔子要一点,一个月手里面有个三四块钱的零用,试问现如今农村,谁的条件能够和她比呢?

    所以苏小小提出改嫁的想法。

    陈王氏就相信了大半。

    要知道七八年钱,苏小小才二十六七岁。

    那个时候都没有改嫁,现如今都三十多岁的,儿子都娶媳妇了。

    “娘,您别哭了,家有您也知道最孝顺的,您要难过的话,他在下面心不安。”

    陈王氏从口袋里面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娘,不哭,不哭,我儿子最孝顺了,这都在下面了,娘不能让他担心。老二媳妇,你这真要分家,改嫁吗?”

    “娘,家肯定是要分的,这也不是我提出来的,是他们三个,反正我是不会指望他们等我老的时候,伺候我了。至于改嫁不改嫁,碰到合适的改嫁,碰不到就不改嫁。”

    婆婆陈王氏闻言顿时放心下来了。

    这周围几个村子的,光棍,她都门清。

    和苏小小年纪相仿的,这都没有娶媳妇的。

    那家里面还不知道穷成什么样子,也都是年轻时候的周围有名的二油子。

    改嫁给他们?是个人都不会选择。

    公爹陈来信看着陈修山三兄弟,微微摇了摇头,“大柱,爷爷呢,有句话告诉你们兄弟三,你娘就是在不好,那也是生你养你的娘。她在呢,你这个家才完整,她当年要是走了的话,你这个家早就散了。”

    “老二媳妇,分家呢就算了,毕竟你家老二老三都还没有成家,你这要是单独分开来的话,对于他们的名声也有影响,将来他们还怎么娶媳妇呢?”

    “咱们都是做长辈的,晚辈做错了,好好的教,毕竟是你的亲生骨肉,你难道忍心他们将来娶不到媳妇,大妮儿嫁不出去吗?”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还不给老子跪下来,给你娘道歉。”小叔子陈家富怒声喊道,“大柱,小叔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大柱媳妇,不管怎么说,你婆婆就算是做得再错,你身为晚辈,也不能跟她动手。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就是将你打死,你娘家也无话可说,这样吧!罚你关三天祠堂,你没有意见吧?”公爹陈来信淡淡的说道。

    “爷爷,我没有意见,我也不是故意的,呜呜呜!”王秀琴哭着说道。

    “老二媳妇,你看这样行不行?分家的话,就别分了,就算是分,你们也得在一起过日子,自己单独做饭,我这边也都没有意见。”

    “就算是你将来想要改嫁,我老陈家也绝对不会拦着,但是分开来过,绝对不行。”

    苏小小心中叹了一口气,也知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想要分开来单独居住的话,很显然是不可能。

    否则的话,将来她就是想要改嫁的话。

    老陈家也不会同意,公爹说出来这话,也就是将改嫁当成条件来交换。

    而且公社里面的书记,包括民兵,大部分也都是老陈家的人。

    人家真要是狠下心来,将你给弄死的话。

    在这年头,还真是没有人会管。

    就像是昨儿,民兵队要带走王秀琴,那也就是因为老陈家,只有他公爹出面了。

    如果他公爹不是一个正直的人,直接将老陈家几个当事人喊过来的话,你看看民兵队的人,会不会带走王秀琴。

    另外就是公爹陈来信,也是一个传统的人,你一个儿媳妇动手打婆婆,还将婆婆给打死了,这样的孙媳妇,还能要吗?

    否则的话,这么大的事情,老陈家的长辈们怎么可能会不出现呢,毕竟出了人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