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冬眠之后ABO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热门推荐:
最近都是好天,昨天去卖萝卜的士兵卖得顺利,今儿一早就把蛇皮袋和卖来的钱币拿来。

    安伯也没真要人做白工,从钱币里抽了两块钱,当时报酬付给了对方。那人原来不敢收,安伯一放狠话,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塞进了口袋。

    今儿便是割番薯叶,割完接着种空心菜,又使唤一个士兵去卖。

    江楠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卖?

    安伯神色黯然,却说:“我懒。”

    江楠不信。

    天气好,落日余晖便看得清晰,只是江楠坐在轮椅上,视线被院外围墙挡了大半,如果到大门外,风景应当是很不错。

    江楠能自己摇动轮椅,他抱着这样的想法从院子移动到了大门。

    落日被医院大楼阻挡,需要移动到大门右边,才能彻底看到那些风景。

    闷了许多日,他就是想看看。

    然而有人挡在他的面前,阻止他继续前行的动作。

    江楠抬起头,看见那天那个跟着安伯去医院的男人,是个alpha。他蹙着眉说:“你挡着我了。”

    那人漠然说:“你不能出去。”

    “我不去外面,我就到隔壁几米的地方待一会。”

    “不可以。”

    江楠神情不悦,抬手指向右边门口的一块空地,“我就去那边待一会,我看一会日落。”

    那人如机械一般开口:“那也不行。”

    为什么不行?是怕他们逃跑?

    连屋外几米的距离都不能去,这算什么?他们到底是抗体携带者还是要被囚/禁的犯人?

    “你是怕我会逃跑吗?”江楠怒目瞪着他,指向自己的腿:“我的腿这样,我往哪跑?”

    “秉公办事,请您理解。”

    江楠怒声质问:“我们是犯人吗?要被这么□□!”

    alpha士兵还是冷漠的回答:“自然不是。”

    “那我出去个几米距离有什么不行?”

    “这是规定。”

    “去你吗的规定!”

    安伯闻声从屋里跑出,恰好就见江楠扶着轮椅起身,朝着前方高大的士兵挥出愤怒的一拳!

    只是轮椅随着他的动作往后滚动,身体前倾时士兵却往后倒退一步,江楠没有任何支撑,身体往前倾倒,而那个士兵没有伸手相助。

    “江楠!”

    只听一声重响,江楠重重倒地,身后轮椅徐徐后退。

    江楠没有立即从地上爬起,这一跤摔得他浑身都疼,除此之外,小腿伤口产生了痛感,像有火烧来一般,要将他整个小腿给点燃。

    冷汗从额头、后背冒了出来。

    安伯立即上前把人扶起,他的力气要比其他omega要大,再加上江楠原本就受得营养不良,他双手一揽就把人给托起。

    “怎么了?楠楠,你怎么了?”

    “腿……腿好痛。”

    安伯转眼看向江楠的右腿,他能看到长裤小腿位置被血红浸湿。

    是伤口裂开了。

    安伯狠狠瞥了一眼门口站着的alpha,那个alpha的表情不似方才那样冷漠,眉宇紧蹙,似是有些担心。

    安伯朝着另一位士兵道:“还不去找医生来!”

    那个士兵匆匆跑走,安伯又向面前的士兵抬首,说:“晚点找你算账。”

    说罢,他将江楠放回轮椅上,推着他往房间里去。

    医生很快赶来,给江楠处理了伤口,严肃告诉他一定要好好休息,开了一些口服的药后,就离开了宿舍。

    安伯和江楠了解了大概情况,当那位国字脸alpha的队长到来时,安伯就和这位队长开始了谈话,对他发出了一系列的质问。

    他盯着那个国字脸的alpha,提问出为何江楠起身后,他不接着对方,反而往后倒退?

    那名alpha严肃着脸,只说是ao有别,这给安伯气得不轻。

    后来那位队长带着士兵连连道歉,最终只将这位alpha调离至哨塔,更换了看守人员。

    事后安伯走入江楠的房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直入正题:“楠楠,你知道,我当时得知你愿意来时的心情是如何吗?”

    江楠看向他,没有说话。

    “我当时是又喜又气——我开心你可以来陪我,也开心你和当初的我一样,愿意帮助更多的人类;但我也气,我气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和我一起,被关在这个屋子里。所以我当时去医院对你发了一场大火。”安伯一叹,“我以为你会清楚的知道,来到这里之后会是怎么样的。”

    “我是大概知道的。”江楠说,“贺祈之当初和我说过,但我没想到,我想去屋子外两三米的位置去看看落日也不可以。”

    “原来没有那么严的,还是因为我吧。”安伯一叹,“我逃跑了一次,所以别人对我们的看管严格了不少……其实如果是九八特种队的人,就不会那么严格,因为他们知道,苏万里能哄住我。”

    说到九八特种队,江楠想起这几天门口那些陌生的士兵,他不禁疑惑:“为什么最近九八特种队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他们出去了啊。”安伯说,“去外面执行任务了。”

    据江楠得知,这些天外面的士兵没有一个会把消息放给他们听,安伯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他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

    安伯自然道:“苏万里告诉我的啊。”

    江楠莫名有些不悦,嘟囔:“贺祈之没有和我说。”

    安伯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楠楠,你为什么会觉得,贺中校会把他们要出任务的消息告诉你呢?”

    听此江楠怔愣,他也说不清,只觉得贺祈之没和他说,自己有些难过。

    见江楠没有回答,安伯看着他有些难过的表情,问:“楠楠,你不会是喜欢上贺祈之了吧?”

    江楠抬起头,眼中冒出些不可思议——那大概是不可能的。

    “报告队长,两点钟方向,三百米外的一栋红色砖房的二楼,发现幸存者两名、变异者十至二十个。”

    贺祈之对讲机中传出苏万里的声音。

    贺祈之站在一栋三层高的居民楼楼顶,向着两点钟方向转移目光,对讲机调频至所有人,下达命令:“伊青立刻寻找合适位置进行狙/击,伊丹注意保护狙/击/手,其余所有人往苏万里上尉集合,准备突击,营救幸存者。收到请回复。”

    对讲机传来几个人声的答应,贺祈之用声音分辨出每个人收到命令后,再度给身旁的伊丹叮嘱要保护好伊青,带着几个人往苏万里方才前去的方向移动。

    三十秒后他们与苏万里集合,所有人抱紧手上的95式,快步移动至三百米外那栋红色居民楼。

    变异者分散在一、二两层楼中,一部分在楼下晃荡的首先被击毙,另一部分则还在二楼一个紧锁的房间外疑惑,是想着为何门打不开,也有在想里面是否有人。

    没等这些变异者再反应,枪声阵阵响起。

    房内的孩子被枪声惊着,在妈妈的怀中没忍住哭出声来。

    门外变异者听到哭声顿时兴奋,疯狂地撞击着这扇紧锁的门。

    木门并不牢固,没几下就被彻底撞开,角落的女人惊慌的看着门口血肉模糊的变异者,发抖之时还是紧紧把孩子抱在怀里,想着就算是死,也要把孩子好好的保护着。

    没等变异者靠近几步,一枚子/弹冲破玻璃窗,直入变异者的眉心,穿透了整个脑袋——变异者双膝跪地,倒下不起。

    然而后面的变异者还在涌入,狙/击/手的子弹一枚接着一枚,枚枚正中变异者的脑袋,让随后三四个变异纷纷倒地。

    后来不敢再进的变异者徘徊在门口,他们或许是想等这母女俩自愿出来,可这想法还没个苗头,便被一枪毙命——贺祈之留人清理了一楼的变异者,他带人循着楼梯冲上二楼,迅速剿灭剩余在二楼的所有变异者。

    对讲机传来苏万里清理完成的报告,贺祈之表示收到后走进房间,对那母女俩抬手敬礼:“你们好,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九八特种队的队长贺祈之。”

    他和母女俩解释了巡逻队发现他们痕迹的事由,表示要将观察十分钟,并决定将他们带回基地生存。

    母女俩不胜感激,静静等待着十分钟过去。

    十分钟后,这对母女并没有感染、变异迹象,贺祈之令余嘉名将他们带上越野车,通知伊丹伊青观察他们周围是否有变异者袭。

    成功将这对母女带上了越野车,伊丹伊青也跟着撤离回车内。

    等将这对母女完好送回基地,这持续了三天半的任务才算是彻底结束。

    贺祈之踩下油门,朝着基地方向开去,又对手下说道:“回去进行工具的清点,其他报告我去弄,你们休息半天以后,就到抗体携带者宿舍去轮班。”

    众人应了声“是”。

    安静几分钟后,后座伊丹和母女俩聊起天来,伊青也逗着小孩儿,气氛逐渐没有开始那样严肃。

    这就是九八特种队,该认真时他们都是最优秀的战士,但可以放松时,他们又变成了那个“目无军纪的酒吧”。

    苏万里也是如此。

    他坐在副驾驶上,对贺祈之问:“前些天都没问你,你和江楠说了你要出任务吗?”

    “没有。”贺祈之脸上没什么表情,“我只是打伤了他,没有别的感情,不用说太多。”

    “你什么时候这么冷血了?”苏万里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他知道贺祈之这是有了些逃避的心理。

    “我说的是事实。”

    苏万里带着些责备对他说:“你是不是忘记了,江楠对生人的防备心有多重?他当时第一次见我和嘉名的时候,你知道像什么吗?像弓着腰背的猫,害怕,但随时想要逃跑。”

    “我们的人和他相处了半个多月,才博取一点点的信任。你和他待了一个月,那就更不用说了。”苏万里问:“你有没有想过,他突然发现,看守人员一个也不认识、还不知道你到什么地方去时,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贺祈之久久没有发言,似是认真开着车。

    在经过城区内的一个路口后,他才发言道:“我回去做完报告就去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