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长相忆 > 第13章 反噬之毒

第13章 反噬之毒

 热门推荐:
木樨岛悬空瀑。一股水帘似一片白绫,从峭壁上腾过树梢,直泻而下。飞流泻入潭中,水珠四溅,如雨雾漫扰。瀑下水潭翠峰倒影,碧波粼粼,池水甚是清澈。四边不少琪树琼林,满地繁花如锦,景绝清丽。

    小七带着流风一早去采玉笋。流风爱吃玉笋,可是玉笋喜湿厌阳,只生长在悬空瀑下的低矮崖洞里。流风把小七带到瀑布口,小七像个猴精一样跳入了崖洞,一会儿便采来一筐晶莹鲜嫩的玉笋,跃出了崖洞。

    “馋了吧?我现在就把玉笋剥给你。”

    小七在水潭旁找了个石头坐下,脱下湿淋淋的靴子,把脚伸进清凉的潭水里,一边踢水玩,一边为流风剥玉笋。流风依偎着小七坐在一旁,九个头看上去异常和谐,顾盼生辉。

    “流风,你上次在青州现身,人家都以为你是火凤凰,可是,万一被人认出来你是九头鸟怪呢?都快一年了,我们只能呆在木樨岛,哪儿都不能去。”

    流风不屑地扬了扬鸟脖子,像是满不在乎。

    “我知道你看到宸公子想要带走我,以为他是坏人,可是宸公子怎么会是坏人呢?他救了我。”小七说着,眼前浮现出青衫公子的样子,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流风歪着头,认真地听着小七说话。

    “人人都怕妖怪,要捉拿妖怪,可是娘说,她曾遇到过世界上最好的妖怪。人也好,神也好,妖也罢,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形不同而已,你就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妖怪。”

    小七停下了剥玉笋,托住下巴,用亮晶晶的眼眸看着流风。

    “当初你闯入木樨岛,身上还带着伤,我救了你一次,可是这一百年,你救了我许多次。小时候,每次我只要在海里遇上海怪,你都会冲出来保护我。后来,你带我飞遍九州,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我永远都能找到你。”小七一边说着,一边把剥好的玉笋递到了流风的嘴边。

    “可是现在,我知道如何保护好自己周全,你下次不可以为了我,不管不顾自己的安危,知道了吗?”小七摸了摸流风的头。

    流风的一个头温柔地蹭了蹭小七的下巴。

    “我知道流风最乖了!”小七说着,撩着裙角站起身来,“我要去游水了,你等着我!”

    小七轻盈一跃,跳进了水潭里,一直潜到潭底,在潭里像鱼一样痛快地游了一会儿,举着一颗火红的小珊瑚树游了上来。珊瑚树琼枝丫杈,奇辉四射。

    流风的眼睛温柔地望着小七,小七湿漉漉趴在潭边看着它说道:“流风啊流风,你不知道这潭下的珊瑚林有多么好看!可惜你是只鸟,还是只不能下水的火鸟,要是你是个人,我就能带你一起潜水了。”

    流风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奇异的火光,瞬间化作了一簇橘色的火焰,然后又消失了。

    “我们回去把它插在庭院,爹爹和娘一定喜欢!”小七看着珊瑚树说道。

    从悬空瀑回来,小七睡了个午觉,开始修炼打坐。她对于修炼从来都不太上心,她反正也不需要跟人打斗,有力自保就可以了。所以,尽管司鸿影和陵之遥都是神族,小七天生仙骨,但是她修炼起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灵力不算高,司鸿影也随她的性子去。

    正在闭目打坐中,阿碧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少岛主,流风。。。流风不好了!我在剥玉笋给他吃,他突然烧起来了!”

    小七一惊,几乎跳了起来。跟着阿碧飞奔去找流风,只见流风全身颤抖,火红的鸟毛上涌动着橘红色火焰,晶莹中带着一些红色的血丝一般腾起。那火焰看着颇为诡异,从他绿色放大的瞳孔里可以看出,他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流风!”小七催动灵力,化出无数水凝珠,然后飞起一掌,把水凝珠推出。

    可是,水凝珠一碰到流风背上的火焰,就像火上浇油一样,火反而越烧越烈。小七集中运力,水凝珠瞬间化为白雾,小七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在地。

    “少岛主!”阿碧吓得脸色发白,扑过去扶住了小七。

    眼见伤到小七,流风羽毛上的火焰慢慢熄灭,化作瞳孔里腾起的一缕诡异的火苗。妖瞳扫过,小七和阿碧步履摇晃,几乎摔倒在地。

    流风痛不堪忍闭上了眼睛,身上和眼里的火焰都消失了,鸟毛无力地耷拉着。

    司鸿影和陵之遥也赶了过来。司鸿影扶起小七,凝之遥探了探流风的心脉,脸色骤变,半响,说道:“他中的是火毒。”

    当初闯入木樨岛时,陵之遥就发现它中了一种奇怪的火毒。以她多年对毒理的研究,这火毒要是进入到一般人体内,恐怕早就五脏俱焚而死了。可是,由于它是一只火鸟,所以这火毒在他体内并没有发作,反而助长了他的灵力。日积月累,火毒终究侵蚀到他的五脏六腑,以熊熊烈火之势爆发出来了。

    “什么火毒?”小七忧心如捣。

    “这种火毒,我也是第一次见。”

    “娘既然知道是火毒,娘也一定知道怎么解毒,是吗?”小七扑到流风身边,轻柔抚摸着它火红的鸟毛。

    陵之遥很为难,与其先给小七希望,再把希望夺走,还不如直接告诉她实情,苦涩说道:“他当初来木樨岛的时候就已经中毒。这火毒在他体内已有百年,我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要是能解,我早就给他解了。”

    小七知道娘的医术和毒术天下一绝,如果娘都解不了,恐怕。。。她不敢往下想。

    自从看到火毒发作,陵之遥一直在为流风找解毒的药方,可是试过许多药方,都无法控制流风突然燃起的火焰。司鸿影看到小七为了流火食不知味,寝不能寐,知道小七和这只鸟感情深厚,劝慰也没有用。

    这天看陵之遥一边在炉前练药,一边在凝神翻书,司鸿影端着一碟碎玉瓜走到了陵之遥身边,把一块碎玉瓜递到陵之遥嘴边。陵之遥接过,两人相视一笑。

    “阿瑶,流风还有生机吗?”司鸿影问道。

    陵之瑶摇头,说道:“凤凰涅磐,能够浴火重生,只不过,流风是只九头鸟怪,他这火毒的迹象,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烈火焚身之痛非一般人能够忍受。”

    “当初这只九头鸟闯入木樨岛,是小七发现了他,也救下了他。初到木樨岛的时候,九头鸟妖性尚存,阿桑阿碧都被他吓得不敢靠近,只有小七对他毫不惧怕,他也只亲近小七一个人。于是,我和你都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在木樨岛给了他一方容身之地。后来,九头鸟成为了小七的座骑,慢慢地妖性全无,越来越温顺。直到小七慢慢长大,他带她翱翔九州,一直忠心耿耿地陪着她护着她。”司鸿影说道。

    “我知道,我们从没有陪小七出过木樨岛,一直是流风陪着她,我对流风也有感念之情。”陵之遥握住了司鸿影的手。

    “要是能让他有一线生机,我愿意尽我所能。”司鸿影另一手抚住陵之遥的手,说道。

    “我到现在还没查明流风体内到底是什么毒,但是凭他身上的烈火之象,我判断是至阳之毒。”

    “至阳之毒,该如何化解?”司鸿影对陵之遥的医术向来极为佩服。

    “至阳之毒,当用至阴之物化解。这医书上记载了雪罂草,生长在御神山雪山之巅,汲取千年冰晶而长成,为至阴之物。”陵之遥把手里的书递给了司鸿影。

    司鸿影接过书,看了一会儿,轻轻皱眉道:“雪罂草是御神山圣草,依我对御神的了解,他们不可能给一个鸟怪。相反,要是被御神山知道了流风的存在,流风必定还会被收押。“

    陵之遥也很无奈,叹道:“这也是我担心的,所以,我没有告诉小七雪罂草一事。况且,我对雪罂草的药效也没有把握。”

    “如果雪罂草确实可以解流风的毒,这件事交给我来想办法。”司鸿影想了想,说道,“只是此事急不得,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陵之瑶知道这件事不容易,说道:“有一种琳琅珠药性至寒,琳琅珠虽然药力不比雪罂子,但是药性相似,我们可以先试试琳琅珠。如果琳琅珠有效,那么我们再想办法去取雪罂子。”

    “你说的琳琅珠科是生长于深潭玉蚌体内的珍珠?”

    陵之遥点头道:“哪里可以找到?”

    司鸿影道:“琳琅珠也产自御神山的千年深潭,是稀罕之物。不过我以前经商的时候,我知道每年都有会有药商从御神山运来琳琅珠放在药铺出售。青州城汇集了九州最好的药材,青州城的药铺里也许能找到。”